六品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苦情女主的渣A老妈 > 第185章 早晚(十)
    虽然心不在焉, 但江为早还是顺利且完美地完成了演讲。作为自小到大都冠着天才头衔的江为早,被当作优秀校友请回来参加校庆是十分理所当然的一件事。但能够成为演讲嘉宾, 就和江楚些给她母校捐了不少钱脱不开干系了——那个新教学楼就有江楚些的资助在里面。

    江为早并不喜欢应酬,但回母校当嘉宾这件事是江楚些的嘱咐,所以她还是尽最大的努力去完成了。走完整个校庆的流程,又被校长拉着说了一会儿话,助手按原计划通知她实验室那边有突发事件,江为早顺利得以脱身。

    只不过两人还没走出大门口,江为早就接到了江楚些的电话。

    “妈咪?”

    “早早, 你现在还在学校吗?”

    “嗯……不过打算走了,有什么事吗?”

    江为早心下奇怪,要知道江楚些现在正在国外参加互联网峰会, 怎么会突然打电话来关心她有没有回家?

    “晚晚在你身边吗?”

    一听到庄时晚的名字, 江为早的心立时提了起来。

    “怎么了, 你找晚晚有事吗?”

    “我不是找她有事, 我是想让你今天带她一块儿回家。你两个干妈都出差了,时宜参加学校的夏令营也不在家,晚晚这周都是一个人, 我不放心。”

    都是一个人?

    “不是……应该还有保姆在吗?”

    “她们家保姆一个月前退休了, 暂时还没找到新的。”

    江为早微愣:“她为什么没和我说……”

    “我也是才从你干妈那里知道的,我已经和你妈妈说过了, 让晚晚这几天都住咱们家。”

    五年前江楚些带着一家人搬到了庄琦的小区,两家可以说离得很近。只不过江为早读大学之后很少回家, 在心虚作祟下更是对庄时晚避之不及,一年也见不上几次,更别说邀请庄时晚来家里过夜了。

    乍一听到让庄时晚来家里住,江为早下意识便有些迟疑。只是一想到她孤零零一个人住在那么大的房子里, 片刻后就把这点犹豫抛到了脑后。

    家里不止有她一个人,妈妈和如意也在,况且她有时候还会住实验室那边,基本不会有和晚晚独处的机会,所以就算带她回家也绝不可能发生任何事。

    “我知道了,我现在去找她。”

    江为早说服了自己也就不再耽搁,叫上助手一块儿去找庄时晚。幸运的是,两人只是往回走了一段路就看到了庄时晚的身影。

    江为早做了半天的心理建设,可一看到庄时晚,心里又立即不淡定了。两人不久之前在器材室发生的事还历历在目,虽然她从洗手间出来后两人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但她的身体直至此刻都还残留着羞耻的感觉。

    “早早,太好了,你们还没走!”相比起她的扭捏,庄时晚要落落大方得多。她手里提着一个小礼盒小跑向两人,对着江为早道,“这是校庆纪念品,虽然不值什么钱,但很有纪念价值,既然都参加了就拿一个回去吧。”

    江为早舔了舔唇瓣,伸手接过了小礼盒。

    “那个……妈咪刚才打电话给我,说你这几天都要一个人在家。”

    “啊,是的,妈妈她们出差了,时宜在参加夏令营。不过我都已经十七岁了,只是一个人生活一周没什么问题,现在外面吃饭也很方便。”

    “但这太不安全了,妈咪说让你这几天住我家。”

    不知道为什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江为早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庄时晚像是看出了她的不自在般没有立时答应,反而笑眯眯地问道:“你一直说干妈……那你呢?你是怎么想的?”

    “啊?”

    “你也想让我住你家吗?”

    听到这种意有所指的问题,江为早差点吓得魂都没了——难道晚晚知道她的那些想法了?

    “我、我……”

    她“我”了半天我不出个所以然来,庄时晚却只是释然地一笑。

    “没关系,我一个人住了两天也没什么不方便的。接送有司机,小区安保也很好,不会有危险的。”

    江为早下意识想要劝她,张了张嘴却发现什么都说不出口。

    “好了,你有事就先走吧,我还要回去帮忙呢。”

    庄时晚笑着对她挥了挥手,江为早看着她转身离开,嘴唇半张却最终一句话都没吐出来。

    助手在一旁看着都替她着急:“江博士,人都走远了,你不追啊?”

    江为早难得看起来心情不好。

    “追什么?回家吧。”

    助手简直惊呆了——明眼人都看出来人小姑娘什么意思了,江博士这时候不a上去,还想等到什么时候啊?

    “可江总不是嘱咐你带人回家吗?”

    “晚晚不愿意,难道我还强迫她和我回去吗?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江为早冷哼了一声,气呼呼地走了。助理张嘴愣了半天,见人上车了才急匆匆追了上去——他一直把江博士当天才,可原来江博士也不过是个懵懂……不,不如说用迟钝来形容更合适,江博士根本是根迟钝的木头,这简直是个惊天大秘密!

    “早早,你回来啦。”顾灵均朝一脸郁闷的江为早身后看了看,奇怪道,“晚晚没和你一起回来吗?”

    “嗯,她说一个人住没问题。”

    江为早声音低落,神色恹恹,看起来无精打采的。

    “姐姐,姐姐,抱抱我!”

    顾如意一看到江为早立时抱住了她的大腿,和小时候就展现出远超同龄人智商的江为早不同,如意是个很普通的孩子,与同龄人无异的心智,按部就班地学习成长,除了非常非常可爱以外,她和一般的六岁儿童没有任何不同。

    江为早十分疼爱这个妹妹,很少拒绝她的要求,这一次却兴致不佳到没心情去哄如意,只是将她抱离了自己的大腿。

    “如意乖,姐姐今天有点累了,要先去洗澡。”

    如意眨巴眨巴水汪汪的大眼睛——她长得极像顾灵均,一双杏眼乌黑明亮,笑起来还有一个小小的酒窝。

    “那我帮你捶捶背,妈咪工作累了,如意就帮她捶背。”

    “谢谢如意,不过姐姐只要睡一觉就好了,你和妈妈去玩好不好?”

    顾灵均看出江为早心情不大美妙,没有过多地询问什么,主动接过了顾如意。

    “累了就去睡一会儿吧,晚饭做好了我叫你。”

    “嗯……”江为早垂着肩膀走了几步,突然回头道,“妈妈,晚上吃什么?给晚晚也准备一份吧。”

    顾灵均了然地笑了一下:“知道了,我准备好到时候你给她送过去吧。”

    “嗯。”

    “妈妈,你不是说晚晚姐姐今天也来我们家玩吗?”

    江为早回房前听到顾如意疑惑的声音,而顾灵均只是轻笑着安慰她:“晚晚姐姐还要学习,等放假了我们去找她玩。”

    唉。

    江为早在心里重重地叹了口气,由于自己的原因而让两家关系变得疏远,这是她绝不想看到的结果。

    洗去一身燥热,江为早只套着一身单薄的睡裙,湿着头发就出了浴室。女性alpha的身体高挑纤瘦,半透的轻纱睡裙只堪堪遮蔽了大腿,再往下是圆润的膝盖,修长的小腿以及纤细的脚踝。

    江为早冲了冷水澡,身上却依然散发着热气,水流顺着潮湿的长发滴落在清晰的锁骨上,之后顺着皮肤没入了衣领之中。

    她神情恍惚地走到床边,而后重重地扑在了床铺上。

    晚晚……

    压抑多年的渴望今天在本人那似是而非的撩拨之下开始变得蠢蠢欲动,江为早是那么希望能和庄时晚回到过去那种相处方式——肆无忌惮地拥抱、厮磨、亲吻。

    啊,可是现在的她,只是光这么想一想,身体就燥热得难以抑制。在去见晚晚之前,她必须把这些躁动全部发泄干净。

    *

    晚餐的时候江为早看起来已经完全恢复了精神,她主动喂顾如意吃了晚饭,而后提着顾灵均亲手煲的汤步行去庄时晚家。

    两家在同一个小区,即使是用散步的速度也不到十分钟的路程,两家大门的指纹锁都录入了对方家庭成员的信息,可以自由出入双方的家,最快地为对方提供帮助。江为早出门之前顾灵均已经联系过庄时晚,江为早到的时候却还是选择了摁门铃。

    只是她按完门铃等了好一会儿庄时晚也没来开门,江为早退后了几步朝屋里望去,确定客厅和二楼都有灯光漏出来。

    “晚晚?晚晚?”

    江为早叫了两声,但屋子里静悄悄的,仍然没有人来开门。她想起顾灵均说电话里庄时晚的声音有点沙哑,没准是生病了,心下一急也顾不上隐不**的问题,动手开了指纹锁。

    “晚晚,我进来了,你在哪里?”

    一楼的灯都亮着,但庄时晚显然不在这里,江为早心中更加不安,放了保温盒向着二楼走去。

    “晚晚?晚晚你在吗?”

    江为早一边呼唤庄时晚的名字,一边谨慎地探索着房间。

    从妈妈给晚晚打电话到现在不过十几分钟,这么短的时间里应该不会出什么意外。或许晚晚身体不舒服在卧室里休息,所以没有听到她的话。

    “晚晚?”

    江为早一路走到庄时晚的卧室门口,依然没有发现对方的身影。望着近在咫尺的门把手,她到底还是没有勇气在不经过允许的情况下进入omega少女的卧室。

    这时候她终于想起来可以打电话,忙不迭掏出手机拨出了庄时晚的号码。房间里几乎是立即就响起了熟悉的铃声,而且似乎离门很近,却迟迟没有人接听。

    江为早心中顿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终于不再迟疑打开了房门。第一时间进入她视野的是衣衫凌乱的庄时晚无力坐在地毯上的景象,与此同时,一股浓郁得几乎快要实质化的信息素香气狠狠地拨动了她的神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