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品文学网 > 女生言情 > 我穿校服追你你穿西服娶我好不好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七章 别前
    另一边,毫未察觉自己已经‘躺赢’的人正在揪着一男人不放,门是让服务生打开了,人在床上是死都拽不起来:“你给我起来,今天不给我说清楚以后都别想睡到自然醒!”

    被窝里的谢壮终于没忍住哭嚎起来,一时间脸上写满痛苦,疲倦,绝望:“苍天啊,大地啊,我这是作了什么孽要受这般罪啊,让我死了算了吧!”

    谢雨拽着他的一只胳膊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你还叫唤上了是吧?你倒好,哪哪时时都能睡,你妹我这几天晚上夜夜失眠你到底知不知道!”

    谢壮只管闭着眼睛道:“失眠还这么大力,失眠就快回自个儿屋补觉去啊!真的,求你了,放过我吧!”

    谢雨正要回怼,舒安安突然进了来:“我说你怎么没在自己房间,怎么的一大清早你俩又杠上了”

    与此同时,床上的谢壮几乎喜极而泣:“菩萨!菩萨你来的正好!求你大发慈悲快点把她弄走吧好不好?!”

    舒安安抚了抚额,拉着谢雨就要离开:“走,去你房间,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此话一出,谢雨懵逼,谢壮瞌睡全无直接秒醒:“诶!别走别走!什么好消息就不能这里说??”

    谢雨鼻孔视着他道:“你不是要死要活要睡觉吗,快睡你的吧,安安我们走”

    “喂你们俩!你俩还是人吗!什么好消息让我也听听都不行的吗!喂!——”

    ——

    这是打了鸡血的一个早晨,两个房间不是哭就是笑,最后以纷纷引来其他住客的投诉而告终——

    那日晌午后,有人疑似关在房间煲电话粥,谢氏兄妹二人漫步在海边,两人关系随着这突得好消息稍微缓解。

    “明,明天就回去了?”

    谢壮转头惊讶问道,谢雨笑了笑,说道:“我俩工作性质不一样,你那自由潇洒,手上活几个电话就搞定了,而我……总归也出来这么些天了,不回去难不成在这里躲一辈子吗”

    “所以你也承认自己在躲了”

    谢壮随口一问,问完即后悔,见她目视远方没再看自己,不久又道:“小雨,抱歉啊,本来这段时间哥想让你开心一点的,有些事我也不方便和你说得太多,但你要记住,关心你的人有很多,所以你一定要振作起来,回去以后就专心工作,那不一直也是你的梦想吗”

    谢雨淡淡一声回道:“我知道”

    谢壮突然道:“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你有一次,背台词太专心载水井里,找到你的时候我魂儿都没了,道长才该给我抓魂,还好那水井不大,你丫摆个大字型卡在水井管道,居然还笑得出来,有时候我作梦都会梦见那一幕,我的妹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该怎么办,我的妹妹这么喜欢演戏以后没有平台给她怎么办……”

    谢壮自顾自说着,谢雨虽没看他,嘴唇却微微往上勾了起来,儿时的那一幕也在她脑海浮现。

    回过神来,身旁那厮还在噼里啪啦说着:“刀又钝,那只公鸡惨的啊,眼泪都给人家杀出来了结果还是不死,也不能怪哥,哥也第一次杀鸡啊,后来我们就在村儿里沿路给你抓魂,道师说你以后要再见到水井得原地转两圈,方才能继续路过的,我寻思你现在铁定已经忘干净了吧”

    谢雨打趣道:“什么年代了,谁还信这些”

    谢壮快速接道:“信总比不信得好,小心驶得万年船不是”

    过了会儿,谢雨突然似想起了什么的模样:“哥,我去个地方,你别跟来”

    “去哪里??”

    “放心,等会儿就回来”

    “那我现在就订明天回去的票了,哥就在这等你,别跑远了!”

    ——

    她重新回了酒店,抱了一大纸箱直直往某个地方去了。

    是临海的那家冷饮厅,然而要怎么找到那个小女孩儿呢……

    今天的客人好像比平时要多一些,服务生忙碌着,给她个问话的都没有。柜台前,谢雨终于发现目标,随手抓了位手托空盘的服务生问道:“您好,请问你们这里是不是有一个小女孩,噢大概这么高,六七岁的样子,眼睛圆圆的,人瘦瘦的”

    服务生道:“小苏?”

    原来她叫小苏啊

    为确保,谢雨又补充了句:“她的妈妈在你们后厨做事……”

    服务生道:“那就是她了,诶?小姐我见过您,您不就是经常来我们这的客人吗?”

    谢雨笑道:“对,贵店水蜜桃龙茶我很喜欢,偶然认识小苏,我很喜欢这个孩子,明,明天我就要回去了,想和她道别”

    服务生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啊,噢她这会儿应该在后院儿帮她妈妈打下手吧,你从这里过去,拐个弯就能找到她了”

    “好我知道了,谢谢您”

    来到后院儿,诱人的水果陈列在各个方向,果香弥漫在空气中,甚是好闻。谢雨将怀里的箱子往上抬了抬,终于在一空旷的角落处发现小苏的影子。

    她背对着自己,正弓着身子蹲在地上弄着什么东西,脚边躺着几个新鲜的绿皮椰子,案板上是已经削好的。

    “小苏?”

    谢雨试探性一唤,女孩儿猛回头来,模样有些惊讶。

    谢雨目光落在她手中的那把刀上,亦同样惊讶:“你这是在削椰子?不会伤到手吗?”

    小苏看了她一眼,便再次开始手上活儿了,谢雨将纸箱往地上一放,同蹲下道:“你妈妈呢小苏?”

    小苏回道:“妈妈病了,在休息”

    谢雨愣住,突然笑道:“这个怎么弄,需要我帮忙吗”

    “你不会”

    小苏头也不回道,谢雨有些尴尬得抓了抓后脑勺,目光突然落在脚边那纸箱上:“看姐姐给你带什么来了,当当当——”

    很快,五花八门的小玩具被她逐一掏出了出来,这些都是拜谢壮所赐。

    “怎么样,喜欢吗?”

    小苏目光放亮,嘴里却道:“喜欢,但我不能要”

    谢雨道:“为什么,有了这些玩具就再不会担心那些小朋友不和你玩儿了啊”。

    “拿走吧,我不能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