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品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诸天武神路 > 正文 第二十章 通天河
    镇阳关外。

    左千户挣扎着从地上爬起身来。

    此时他浑身上下不断的传来一种酸软无力的感觉,他扭头看了看四周,那些漫山遍野的妖怪大军已经消散一空,遮蔽住了天空的浓重黑云也消失不见。

    如果不是四周的那些妖怪的残肢断臂,地面上一滩滩的黑红色粘稠血泊。

    恐怕之前发生的事,只是一场噩梦。

    不过这些东西,这些气味无时无刻的不再提醒他,之前发生的并不是梦,而是现实。

    “那几个妖王……”

    左千户的记忆断断续续,他的脑海传来一阵剧痛,无数画面如同一张张图片一样,不断的在他的眼前连续的闪过。

    他看到自己差点被那妖王活生生的抽出魂魄,也看到了那个突然出现救了自己的身影,那个突然出现的年轻人出现后,那五只妖王望风而逃,还有渡化无数冤魂的佛陀金身……左千户的眼中不由露出了迷惘的神色“那个……人是谁?”

    “苏大哥,你不回镇阳关了?”

    五帝城里的那些小妖苏信没杀,里面关押着的人类苏信也没救,他收起了那颗阎罗之心之后,便直接离开了这座妖怪之城。

    至于这座妖城日后会如何,他并不在乎,里面关押的人类能否得救,他也不并不关心。

    听到念珠里小倩的声音。

    苏信淡淡的说道“本来就要离开,现在已经是大阴王朝的境内了,又何必再回去……况且回去也没什么意义……我已经救了那左千户一命,五位妖王也死了,要是这样的局面他都处理不了,那这镇阳关,以后也没必要再存在了……”

    “也是……”

    小倩听后也不由点了点头“左千户的实力很强了,那些大妖死了,余下的小妖都不是他的对手,即便有其他的大妖来犯,那也是以后的事了,只要等林人仙回来,镇阳关就安全了……”

    小倩有些安心的舒了口气。

    显然。

    听她的语气,这个滚混少女还是很为镇阳关的安危担忧的。

    不过苏信听了之后却笑了笑。

    “这可能要让你失望了。”

    “啊!”

    听到苏信的这话,小倩惊讶的叫了一声,她有些不解道“是小倩哪里说得不对么?”

    “按照正常的逻辑来说,应该是这样的……”

    苏信逃了摇头,他叹息着说道“可惜的是这件事从头到尾就是不正常的,那林人仙这一次恐怕是凶多吉少,能回到镇阳关的可能性并不大……”

    “那……”

    小倩对于这种庇护一方的人仙十分敬仰,她听到苏信这么说,连忙想要开口询问,不过她刚刚张嘴,话还不等说出来。

    天空突然变的暗了起来。

    “天狗食日!”

    小倩看到天上那轮明晃晃的太阳不断的便黑,就像是真的有一只狗在不断啃食着。

    苏信却看向了大乾王朝京师的方向。

    在他的眼中。

    可以清晰的看到,在极远处,一股妖气冲天而起,直破云霄,眼看就要被天狗彻底吞下的太阳又重新变大,被天狗吞到了肚子里去的那部分,竟然又被天狗重新吐了出来。

    这天黑的也快,但明的也快。

    小倩还在诧异之间,苏信却是又叹息了一声“那林人仙恐怕要陨落了……”

    三日之后。

    苏信穿越了大半个大阴王朝的国境,来到了一条极为宽阔,波浪滔天的大河旁边,在河边的一块石碑上,写着通天河三个大字,从这石碑的破旧上来看,这石碑应该有些年头了。

    “客官!是要渡河吗?”

    突然,不知从这通天河的何处划来了一架深灰色的乌篷船,这乌篷船有些破旧了,船身上正有一个年老的艄公画着船桨,靠近着岸边。

    那船上的艄公见到苏信,笑眯眯的说道“客官,您有所不知,这通天河水浪高水急,极为凶险,水面下还藏着数之不清的暗礁,稍有不慎就会船毁人亡,附近方圆数百里,没多少人敢在这通天河里划船,您想要过河,要么上老夫这架乌篷船,要么就只好往南行数千里,在这通天河的上游之处,水流缓一些,渡船也多。”

    “呵呵。”

    苏信扫了这艄公一眼,他眼中闪过了一道微光,他淡淡的说道“老丈,您在这通天河里划了多久的船了?”

    艄公颇为健谈,他哈哈笑着说道“具体多久忘记了,几十年是至少有了……老夫掌的船,可从来没出过什么事故呢!”

    “既然如此,那就劳烦老丈一次了。”

    苏信笑了笑,身子一晃,便来到了这艄公的船上,见苏信露了这么一手,那艄公也不惊奇,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放心吧!只要上了老夫的船,老夫保证,定然把公子安稳的送到河对岸!”

    “有劳了。”

    苏信笑着点了点头,他已经看出了这艄公不是人,而是一只化了形的乌龟精,他倒要看看,这妖怪到底是什么打算。

    不过令苏信意外的是。

    这艄公一路上只是跟苏信说笑,也不显露原型,以期捕获血食。

    而且这船的速度极快,不多时,便来到了河对岸。

    “老丈,多少钱。”

    既然这乌龟精老老实实,苏信倒也不打算揭破对方,妖怪想干好事,你总不能不让吧,他笑眯眯的从怀里拿出一个钱袋,问着对方这一趟渡船的工钱。

    “不要钱!不要钱!”

    谁知道这艄公却笑着连连摆手,这艄公得意的说道“老夫在这通天河上只渡有缘之人,凡是上了我这渡船的,老夫分文不取,只需要客人在我这船篷上写下名姓,感谢一下老夫就行了!”

    这艄公一边说着,一边不知从何处拿出来笔墨,递到了苏信的身前。

    这时。

    苏信才有些恍然,他似笑非笑的看着这艄公,微笑说道“原来如此,我说你这妖怪修为不弱,身上却没有丝毫冤孽气息呢,原来是打的这幅好算盘……”

    “你!”

    听到这话。

    这艄公面色大变,他手里的笔迷砚台跌落在地,一脸震惊的看着苏信。

    苏信却不理他。

    苏信径直走到了这船篷旁边,果然见到这船篷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数之不清的姓名,有一些姓名闪烁着淡淡的精光,有一些名字已经彻底黯淡了下来。

    那些闪烁着的精光,就是一个人的阳气。

    妖怪吞吃人类血食,主要就是汲取人类身上的阳气。

    而那些名字彻底黯淡,已经没了精光闪烁的,说明这名字的主人已经死了,死人自然是没有阳气了。

    “你到底是谁!”

    这艄公神情惶恐,他完全看不清这年轻人的修为,活了几百年的他自然知道,看不清楚对方的境界了,那就代表对方的境界比他高得多。

    “你还不现出原形?”

    苏信伸手随意的一指,这艄公的身影顿时消失。

    而脚下的这艘乌篷船也变化成了一只十数丈大小的大乌龟,之前那写满了人类性命的船篷,只是这乌龟的的龟壳罢了。

    这乌龟被苏信踩在脚下,瑟瑟发抖。

    虽然它只需要翻转一下身体,便能把苏信从自己身上掀翻到这通天河水中去,它却不敢这么做。

    “小妖……小妖自从得了灵智之后,从未杀过一个人啊!”

    这乌龟精可怜兮兮的乞求着。

    “上仙,这些人的名字,真的都是他们自愿写下的,小妖真的没有强迫他们里的任何一个,而且小妖只是从这些人身上吸取微不足道的一丁点阳气,根本就影响不到他们的……这些黯淡的名字,只是因为时间久远,他们自然死去的,真的跟小妖无关啊……”

    乌龟精一边说着,一边哭泣了起来。

    “好了……”

    苏信看着有些无语,他摇头说道“你害没害过人我不不关心,即便你害过,我也不会杀你,我只是想跟你说,我要是在你这龟壳上写下我的名字,那你瞬间就会魂飞魄散……”

    听到这话,这乌龟精不由自主的就打了个一个寒颤,他知道对方说的不是虚言。

    他这龟壳是他的一件异宝。

    只要是本人在这龟壳上写上名字,那他就能用这名字的联系,自动的吸取写下之人的阳气,要是苏信写下名字,这自动吸取的功能一发动,他瞬间就会被这修为高深莫测的年轻人反制,以这年轻人的厉害,自己恐怕真的如对方所说的,瞬间就会魂飞魄散而死……

    “谢上仙饶命之恩……”

    这乌龟精又连忙开始感谢起了苏信的饶命之恩。

    “好了。”

    苏信摆了摆手,他淡淡的说道“谈不上什么饶命不饶命的,你既然渡我过河,我自然要付给你报酬,我的阳气自然是不能给你了,给你你也承受不起……”

    说罢。

    苏信手指一弹。

    一点金光从他的指尖弹出。

    落入到了这乌龟精的嘴中,苏信淡淡的说道“这是我仿照当初老君的九转金丹炼制的九窍金丹,我这丹药自然没有当初老君那九转金丹夺天地造化的功效,但对你来说,效用倒是不错……”

    这金丹被苏信弹到这乌龟精的口中后,金丹入口即化。

    化作一道暖流进入了这乌龟精的体内。

    这道暖流在这乌龟精的体内游走了一圈,这乌龟精隐隐的觉得,他的修为竟然凭空提升了少许,而进入自己体内那金丹的药效,才消化了微不足道的一丝。

    要是那金丹的药效全部炼化。

    那他的实力,至少能提高一倍!

    乌龟精大喜过望。

    “这金丹,足够你载我过河的报酬了。”

    苏信笑了笑,身影一闪,便来到了岸上,那乌龟精感激的不断的磕头叩首,苏信见他恭敬,便提点它道“我看你气运里有一场大劫,就应在你偷偷吸取这些凡人的阳气上,虽然你现在这么干还没酿成大祸,但终有一天,你会因此而铸下大错,你的大劫也应在此处……你日后好自为之吧。”

    苏信见这乌龟精百多年修炼不易,便提醒了对方一句,如果他没看错的话,这乌龟精在三年之后,会因此而惹怒一位修为高深的修士,被这位修士当场斩杀,还被剥皮抽筋,龟壳都会被炼制成一件法宝。

    乌龟精恭敬的送走了苏信,知道苏信的身影看不到了,他才从重新站起。

    他脑海里不断的回想着对方最后说的话。

    他眼里露出惊恐的神色。

    “既然上仙提醒了我,我要是还不知悔改,那我就是自寻死路了……算了,反正这偷偷吸人阳气的事也吸不到多少,这次上仙给了我一颗金丹,这金丹至少比得上我几百年吸取的阳气了……以后不吸就不吸了吧!还是性命要紧!”

    这乌龟精没有怀疑过苏信说的话,他只是略微一想,心里便做出了决断,他又重新变化出自己的原形,潜入水底,向着自己的老巢游去。

    现在对他最重要的,就是炼化体内那枚金丹的药力,从这枚金丹蕴含的磅礴药力来看,他想要彻底炼化,恐怕至少也得花费数年的光景了。

    “老龟!你不在河面上渡船,做你的无本买卖,怎么这么早就回你的老巢了?”

    这乌龟精快回到自己的老巢的时候。

    他突然听到身后传来这阵清脆甜腻的女生,他扭头看去,看到一只体型庞大的青色大蛇正再那里摇头摆尾,不断的对自己吐着舌头信子。

    “是小青啊……”

    乌龟精见了这青色大蛇之后,哈哈笑了笑,他今日得到了高人指点,又有了那枚金丹,心情不错。

    这青蛇是他的邻居,不过青蛇的修为不高,到现在还没能化形。

    乌龟精看了看四周,疑惑道“你那姐姐呢?”

    “你这老龟,为老不尊,问人家姐姐干什么!”青蛇见这乌龟精不理自己,直接就问自己的姐姐,她顿时就有些不满的哼了一声。

    “好了!小青,龟道友是前辈,你可不能这么无力!”这时,一道温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随着这声音,一条通体洁白,鳞片想羊脂白玉一般晶莹剔透的白色大蛇操纵着水流从远处游了过来。

    这白蛇身体修长,体型绝美,虽然是一条大蛇,但却没有一丁点蛇类特有的阴沉,反而带着一丝圣洁的味道。

    “白道友!好久不见了!”

    那乌龟精见到这白色大蛇,眼里顿时闪过一丝惊讶的神色,他才跟这白蛇蛇妖月余不见,这蛇妖的修为竟然又提高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