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品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末世度假手册 > 正文 151
    源源不断的求救信息从中区发来, 数不清的人逃脱以后,变异种们也像是意识到了什么, 它们不再隐蔽身形, 暗地里发展, 而是直接露出狰狞的爪牙, 大肆开始对新鲜血肉的捕杀。

    南区和东区在几日内已经沦陷彻底,没来的及逃跑的人全部深陷泥潭, 不知死活。再没有太多的消息传递出来。

    中区残留的普通人和异能者们在意识到自己被放弃,“大人物”都已经逃跑过后,求助无门,完全都陷入了疯狂。

    再这么下去,不需要变异种和丧尸攻破最后的防线, 中区自己本身就能够互相残杀个干净。

    还有着武装力量的大小部队、军人和士兵拖家带口, 集合成了团体朝最后的避护所——北区进发, 并不断的发出求救信号。

    熊泰山已经带着士兵不停的往外推移安防线,所有的武装力量全都被调拨起来。

    头阵一直往外扩张并进行初步清理, 剩下的异能者和岗哨便不分昼夜的细化区域然后清扫残存的丧尸和异常物种。

    如果在地图上画出模样, 便能够看出来,整个北区已经呈现出一种明显的“锥子”形状。

    尖头直指中区。

    吃一堑长一智,熊泰山并没有选择像是之前幼儿园那次的救援一样,派遣直升飞机过去拉人。

    否则不亚于是在往滚油锅里滴水, 他不希望自己的飞行员连同直升飞机都被疯狂的幸存者们直接扯下去。也不想看到中区的人为了救命稻草从而互相残杀的模样。

    尽人事,听天命。

    熊泰山已经不指望自己能够把中区人全都救下来了,但是那些还在往北区方向逃亡的人, 他仍旧还能够再搭一把手。

    因为这份扩张,所需要的防卫力量和后勤极速增加。连大部分普通人都被叫上前去,进行第三次区域的细致清理。

    这些区域已经被先锋和士兵们接连清理过两遍,已经算不太会有危险出现的状态了。

    但是如果真的遇到了什么残存的丧尸,也只能说句“没有办法”。

    争斗、灾难和战争是不会提前给所有人预警的。

    除却一部分早就产生了危机意识、以及一部分信息渠道广的人外,“跟丧尸开战”的事情对于绝大部分已经放松警惕的人而言,都不亚于是当头一棒。

    很多人都完全没有任何准备和防备。

    而“战争”同样不会给人一丝一毫的喘息时间,它凶猛而又疯狂,往日的美好生活仿佛瞬间变成了无法确切证明的虚幻泡影,现如今所看所至的一切,全都是动.乱和恐慌。

    廖白鹳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战争”,也从来没有经历过末世,对于这一类状况本身就没有那么有经验。

    加上被妥善的保护在最后方,很多恐慌信息都禁止朝她传递,等到她真切的意识到危机已经到来的时候,消息其实已经延后了。

    凌小美这些异能者成员们,已经要被从扩张领域的二线清理工作调往一线。

    廖白鹳在异能者管理处拦住了她。

    “姐姐,你是因为区域扩张的事情来的吗?”

    凌小美转头看向了新建的异能者管理处的招牌,语气平静的说道。

    能看得出来她心潮起伏非常大,也非常紧张,捏着刀的手指甲盖都绷到发白。

    廖白鹳从凌小美的手指上收回视线:“嗯。对不起,小美,我没有太多的办法。我这次来,其实也是为了看看异能者小队的具体安排,我保不下所有的人,但是最起码能够护住你和阿姨。”

    凌小美眼眶一下子红了,她有些哽咽,又不愿意拿这幅有点狼狈的样子对着廖白鹳,只能低下了头:“我怎么可能怪你!说什么对不起呢……你做的已经足够多了好不好。我只是……我只是有些担心我妈和我舅,你知道的,也就这么两个亲人了,即便我舅舅那么令人不稀罕,但毕竟还是亲人,我……”

    凌小美眼泪落了下来,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我只是害怕,我之前一直都在想这个事,在二线的时候就一直在想,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死亡……我知道总有一天会面临这个,也许就在明天,只是我懦弱,一直不愿意去考虑这些方面,但现在……”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

    廖白鹳伸手捧住了凌小美的脸,擦掉了她的眼泪:“既然害怕,就回到我身边吧,我可以保护你们。”

    凌小美张了张嘴,却是拒绝了:“不。我只是……我知道姐姐一定会来的,我只希望能够把妈妈和舅舅拜托给你……他们都是普通人,留在你身边,我才能真正放心。但是作为攻击系异能者的我,如果在得到了北区这么多宽待的情况下,遇到危险反而躲到最后面,那么不提别人,我自己都会看不起我自己。”

    廖白鹳皱了皱眉。

    凌小美擦掉了自己的眼泪,然后又勉强装作嬉皮笑脸的样子,扯了扯廖白鹳的脸颊,接着说道:“而且有些事情不能开这个头。作为北区支柱的你都带头违规,那么今天他违规,明天我违规,怎么可能建立起好的秩序来呢?未来你们又怎么才能服众?”

    廖白鹳很想说“我不在乎”,毕竟如果经过一番付出和辛苦,让自己站到了最高位,还不能用手里的权利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那她为什么还要站这么高。

    但是好像是懂得了廖白鹳的想法一样,凌小美又说道:“我知道你大概的想法,但是……像是缩头乌龟一样,得了权利,结果在该履行义务的时候却逃避,这不是我的为人。这次我逃避了,那我可能会后悔一辈子。一次两次的帮助叫朋友,叫闺蜜,但是一辈子都这样,那叫寄生虫。我不想成为这样低劣的存在。”

    而且……凌小美也很想要自己强大起来,不再一昧的只能受到姐姐的帮助。她也很想要成为姐姐坚实的支撑啊。

    廖白鹳看着凌小美,看了好一会儿,才轻轻说道:“你决定了。”

    “嗯。”

    廖白鹳顿了顿,然后点了点头:“好。”

    凌小美就笑了,她退后两步,然后朝廖白鹳使劲挥了挥手,然后背着统一的军用背包,头也不回的归队上车。

    廖白鹳沉默着。系统则是从身后抱住了她,亲了亲她的脸颊:“没关系的,我们都在她他们上留了丝线,不会出事的。”

    异能者小队被熊泰山清理的时候,廖白鹳不知道内里“组织”的规模有多大,为了保证凌小美的安全,那个时候,便已经在她身上放了丝线。

    毕竟这些丝线不但能够攻击,同样也能够侦查和保护,只不过对于现在的廖白鹳来说,她还不太能一心多用。

    这几根丝线攻击,那几根丝线保护的话,她很害怕自己会失误。

    毕竟手底下可都是人命,还是朋友的命。又不是在拿刻刀刻泥塑,刻坏了还能换一个继续。

    丝线的威胁力太大了,容错率也低到可怕,哪怕只是一次失误,造成的后果也不是廖白鹳能够承受得起的。

    只是那段时间没有什么大事,她平时又不用丝线做些什么,只是保护的话,廖白鹳自己能够应付的来,也就没甚所谓。

    可是现在凌小美要去一线,随时都有可能遇到危险,她对于丝线的那点掌控能力,确实让她有些不安。

    而系统愿意搭这把手,廖白鹳是非常感激的。

    人总是这样,一个陌生人死去和身边亲人朋友死去,那种情感是完全不同的。

    对于陌生人的死亡,在短暂的悲伤后会很快恢复原本的生活,但是对于朋友亲人的死亡,悲伤是长久且深刻的——尤其是在她原本有能力护住他们的情况下。

    虽然无法对这些思维共情,但根据逻辑运算,系统自然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所以他不但在凌小美身上放了丝线,在熊泰山、陆崇他们身上同样放了。

    像是陆崇、纪承鸿那一类人,现在廖白鹳把他们完完全全忘到脑后了,根本没有任何的威胁性。

    但是他们一旦死了,这点存在感就会不断不断的放大,直到把廖白鹳的思维完完全全占据。

    她那么柔软,一定会反反复复的思考这件事,并认为这都是她的错,并在心里面无意识的美化他们,自我催眠“如果他们还活着,他们一定能够很幸福/很美满/达成某某成就”。

    系统可不想这样。

    廖白鹳浑然不知大尾巴狼心里面都在想什么,她只是很感激的看着自家男朋友,说道:“我确实有点担心我睡着了或者假如做梦了的情况,丝线会误伤,但是如果有你在的话,就放心多了……谢谢你愿意帮我暂时看顾他们。”

    跟廖白鹳的丝线交缠在一起,和把她抱在怀里都属于系统喜欢的亲昵行为,他当然很乐意。

    毕竟对于他而言,交缠的丝线搭在凌小美他们身上,或者搭在任何一个普通人身上,都跟搭在一只蚂蚁身上,或者一张桌子上也都没有太大的区别。

    他只是为她投注在他们身上的注意力而吃醋。

    不过终究,廖白鹳还是有些怅然,也没有多思考些别的,默默回到了自己的小别墅里。

    “今天想吃佛跳墙了么?”

    “……”

    廖白鹳剩下那点纠结的情绪就全都被“佛跳墙”三个字给打断了。

    现在的情况下,她只能旁观,处在一线凌小美和熊泰山他们也能够安全,自己只需要做一个莫得感情的工具人,不断拿出各类物资就可以了。

    这么想着,廖白鹳一拍桌,一咬牙:“吃!”,,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