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品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江湖全都是高手 > 正文 第 111 章 是二更喏
    第 111 章

    232

    第二日天还未亮, 张小元便已醒了。

    他觉得自己简直就像是在做贼,昨夜睡着时,心中想的全是若第二日起晚了被人看见他与大师兄裹着一件衣服睡觉, 免不了又要被人揪着嚼舌根,那种窘迫之感, 他实在很不想再经历一次。

    正因如此, 他一定要赶在众人之前起身,好将衣服还给大师兄。

    而他一睁开眼, 便见陆昭明正看着他。

    陆昭明好像醒得比他还早,却未曾将他叫醒, 只是一动不动看着他,二人目光相对,张小元莫名脸热, 轻咳一声, 道“大师兄, 早。”

    话音未落, 一旁曹紫炼已嘟嘟囔囔开了口“你们就爱瞒着我!”

    张小元吓了一跳, 大气也不敢喘, 只是睁大双眼看向陆昭明。

    陆昭明轻声道“梦话。”

    张小元“……”

    这家伙为什么连说梦话都这么激烈。

    曹紫炼一喊, 张小元心中更加忐忑,连动作都不免小心翼翼起来, 他坐起身, 将身上的衣服递还给陆昭明,看着陆昭明默不作声将外袍穿好,他脑中忽而一抽, 也不知自己究竟在胡思乱想什么,只是眼前的这个画面……为什么那么像……像是……偷情呢?

    张小元沉默许久, 他只这么一想,莫名便觉心跳得好像更厉害了,他尴尬不已,不敢去看陆昭明的脸,只得将目光下移,停在大师兄系衣带的手上。

    他好像还是第一次这么仔细地看大师兄的手,他想这的确是习武之人才有的手,指骨修长,却又没有那些富家公子的手养尊处优的好看。大师兄的手上明显带着长年习剑才有的薄茧,细较之下,这双手好像是更有力的……张小元匆匆移开目光,甚至用力摇了摇头,试图将自己脑中的念头甩出去。

    他在乱想些什么。

    张小元别开眼,垂首一看,他在地上睡了一夜,衣衫凌乱不整,他心不在焉,正欲抬手稍作整理,方才的那个念头一下又浮上心头。

    这怎么那么像是……

    张小元站起身,沉着脸强作冷静,轻声与陆昭明道“大师兄,我先出去了。”

    他真该庆幸陆昭明没有他的奇特能力,不能看见他心中所想,否则他的脸面才是真的都要丢尽了。

    陆昭明当然不知道张小元心中的想法,他微微皱眉,问“你休息够了?”

    张小元恨不得立即溜出去,他只当没听见陆昭明的这句话,匆匆跑出破庙外,猛地便见路衍风与花琉雀正坐在外头守夜——确切地说,这两人似乎正腻歪在一块说话。

    张小元离他们有些远,虽听不清二人在说什么,却眼睁睁看着两人头顶一个接一个往外蹦着字,路衍风好像还是不能用正常语句与花琉雀沟通,于是他便看着路衍风的头上接二连三地往外蹦诗句。

    路衍风你还想不想回师门……

    花琉雀啊?

    路衍风……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花琉雀我在这儿过得挺好的。

    路衍风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

    花琉雀我……有空我会回去看看的。

    张小元站在破庙门边,进退两难。

    他眼睁睁看着情场浪子采花大盗花琉雀说完那句话后脸红了,花琉雀怎么会脸红?不对,他两怎么一晚上就发展到如今这个地步了?

    昨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五块五毛 5k5c0

    趁着二人还未发现他,张小元决定先溜到破庙另一侧荒废的小院中去,总比待在这儿看这两人师门禁断叔侄恋要好。

    此刻天边方才露了些鱼肚白,他贴着墙根摸到那荒废的小院内,溺于情爱的路衍风和花琉雀丝毫未察,他松了口气,还未将一颗心放下来,猛地便发现这小院子里居然也有人。

    是裴无乱。

    他手持长剑,微阖双眼,神色平静如波澜无惊,忽而剑起惊雷,一招一式凌厉如风,应当只是在晨起练剑,张小元略微松了口气。

    还好,这边只是中老年人晨练,没有腻腻歪歪,他可以在这儿多呆一会儿。

    他脑中念x s63第 111 章

    232

    第二日天还未亮, 张小元便已醒了。

    他觉得自己简直就像是在做贼,昨夜睡着时,心中想的全是若第二日起晚了被人看见他与大师兄裹着一件衣服睡觉, 免不了又要被人揪着嚼舌根,那种窘迫之感, 他实在很不想再经历一次。

    正因如此, 他一定要赶在众人之前起身,好将衣服还给大师兄。

    而他一睁开眼, 便见陆昭明正看着他。

    陆昭明好像醒得比他还早,却未曾将他叫醒, 只是一动不动看着他,二人目光相对,张小元莫名脸热, 轻咳一声, 道“大师兄, 早。”

    话音未落, 一旁曹紫炼已嘟嘟囔囔开了口“你们就爱瞒着我!”

    张小元吓了一跳, 大气也不敢喘, 只是睁大双眼看向陆昭明。

    陆昭明轻声道“梦话。”

    张小元“……”

    这家伙为什么连说梦话都这么激烈。

    曹紫炼一喊, 张小元心中更加忐忑,连动作都不免小心翼翼起来, 他坐起身, 将身上的衣服递还给陆昭明,看着陆昭明默不作声将外袍穿好,他脑中忽而一抽, 也不知自己究竟在胡思乱想什么,只是眼前的这个画面……为什么那么像……像是……偷情呢?

    张小元沉默许久, 他只这么一想,莫名便觉心跳得好像更厉害了,他尴尬不已,不敢去看陆昭明的脸,只得将目光下移,停在大师兄系衣带的手上。

    他好像还是第一次这么仔细地看大师兄的手,他想这的确是习武之人才有的手,指骨修长,却又没有那些富家公子的手养尊处优的好看。大师兄的手上明显带着长年习剑才有的薄茧,细较之下,这双手好像是更有力的……张小元匆匆移开目光,甚至用力摇了摇头,试图将自己脑中的念头甩出去。

    他在乱想些什么。

    张小元别开眼,垂首一看,他在地上睡了一夜,衣衫凌乱不整,他心不在焉,正欲抬手稍作整理,方才的那个念头一下又浮上心头。

    这怎么那么像是……

    张小元站起身,沉着脸强作冷静,轻声与陆昭明道“大师兄,我先出去了。”

    他真该庆幸陆昭明没有他的奇特能力,不能看见他心中所想,否则他的脸面才是真的都要丢尽了。

    陆昭明当然不知道张小元心中的想法,他微微皱眉,问“你休息够了?”

    张小元恨不得立即溜出去,他只当没听见陆昭明的这句话,匆匆跑出破庙外,猛地便见路衍风与花琉雀正坐在外头守夜——确切地说,这两人似乎正腻歪在一块说话。

    张小元离他们有些远,虽听不清二人在说什么,却眼睁睁看着两人头顶一个接一个往外蹦着字,路衍风好像还是不能用正常语句与花琉雀沟通,于是他便看着路衍风的头上接二连三地往外蹦诗句。

    路衍风你还想不想回师门……

    花琉雀啊?

    路衍风……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花琉雀我在这儿过得挺好的。

    路衍风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

    花琉雀我……有空我会回去看看的。

    张小元站在破庙门边,进退两难。

    他眼睁睁看着情场浪子采花大盗花琉雀说完那句话后脸红了,花琉雀怎么会脸红?不对,他两怎么一晚上就发展到如今这个地步了?

    昨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五块五毛 5k5c0

    趁着二人还未发现他,张小元决定先溜到破庙另一侧荒废的小院中去,总比待在这儿看这两人师门禁断叔侄恋要好。

    此刻天边方才露了些鱼肚白,他贴着墙根摸到那荒废的小院内,溺于情爱的路衍风和花琉雀丝毫未察,他松了口气,还未将一颗心放下来,猛地便发现这小院子里居然也有人。

    是裴无乱。

    他手持长剑,微阖双眼,神色平静如波澜无惊,忽而剑起惊雷,一招一式凌厉如风,应当只是在晨起练剑,张小元略微松了口气。

    还好,这边只是中老年人晨练,没有腻腻歪歪,他可以在这儿多呆一会儿。

    他脑中念

    如内容未显示全,请浏览器中打开5k5(五块五毛)

    路衍风……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花琉雀我在这儿过得挺好的。

    路衍风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

    花琉雀我……有空我会回去看看的。

    张小元站在破庙门边,进退两难。

    他眼睁睁看着情场浪子采花大盗花琉雀说完那句话后脸红了,花琉雀怎么会脸红?不对,他两怎么一晚上就发展到如今这个地步了?

    昨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五块五毛 5k5c0

    趁着二人还未发现他,张小元决定先溜到破庙另一侧荒废的小院中去,总比待在这儿看这两人师门禁断叔侄恋要好。

    此刻天边方才露了些鱼肚白,他贴着墙根摸到那荒废的小院内,溺于情爱的路衍风和花琉雀丝毫未察,他松了口气,还未将一颗心放下来,猛地便发现这小院子里居然也有人。

    是裴无乱。

    他手持长剑,微阖双眼,神色平静如波澜无惊,忽而剑起惊雷,一招一式凌厉如风,应当只是在晨起练剑,张小元略微松了口气。

    还好,这边只是中老年人晨练,没有腻腻歪歪,他可以在这儿多呆一会儿。

    他脑中念头一过,忽而便见裴无乱撤开数步,长剑一挑,荡开一柄短刃,铮地齐柄没入一旁的枯树树干之内,半空黑影随之而来,二人身影交缠,刀光剑影,吓得张小元往墙根上又贴了贴。

    对不起,他不该低估中老年人的感情生活。

    他早该想到的。

    天溟阁也威胁到了魔教,莫问天当然会出现在此处。

    可对他来说,这就有些难了。

    小院里他也待不了,难道他要重新溜回破庙之内吗?

    院中二人似已分了胜负,裴无乱的剑尖抵在莫问天的咽喉,莫问天的剑锋正压在他的下腹。

    无论谁再进一步,就能要了对方的命。

    裴无乱率先笑了一声,收剑归鞘,道“平手,还好,你我还都未老。”

    莫问天没有接话,他也将兵刃收了回来,而后目光朝张小元这边一撇,冰冰凉凉,吓得张小元贴着墙根又往回蹿了几步。

    他二人似乎都早有察觉,一开始便知道张小元在边上看着。

    裴无乱干脆朝张小元招了招手,道“小元啊,过来。”

    张小元内心犹豫。

    裴无乱也不介意,直言道“我早上起来,看见你与陆贤侄……”

    张小元“……”

    裴无乱一大早就在这边练剑,那也就是说,裴无乱起得比他们还早,他当然什么都看见了。

    裴无乱又道“你我三人在院中说话,若是再大声一些,其他人怕是就要被吵醒了。”

    张小元只好走过去。

    他走到二人身边,恰听莫问天凉凉接了一句“是你要我来此处找你的,若是其他人被吵醒了,我先拿你祭刀。”

    裴无乱笑得人畜无害,对张小元做了个请的手势,压下声音,道“事关我身家性命,我们还是走远些再说话吧。”

    张小元“……”

    张小元不知裴无乱为何要将他喊过来,可他也只得跟着两人离开破庙小院,走得稍远一些,这才听裴无乱开口,道“小元,梅棱安曾告诉我,林易是天溟阁长老,他有天溟阁有关系。”

    张小元不住点头。

    裴无乱问“此事是你告诉梅兄的吧。”

    张小元干脆承认“是。”

    “除开林易与郦尔丝外,你还知道什么人与天溟阁有关?”裴无乱蹙眉,“你知不知道天溟阁阁主究竟是谁?”

    张小元将自己在京城汤衡淮身边所见的那些人的身份尽数告诉裴无乱,可他也不知道天溟阁阁主究竟是何人,林易好像从未想起这件事。

    可他也觉得有些奇怪。

    照常理说,郦尔丝在林易面前提及天溟阁阁主,林易怎么也会想到一些天溟阁阁主的身份,可他却始终未察,而更奇怪的是……凭他几次与天溟阁接触,那些天溟阁中人所接到一切命令,都自林易而来。

    林易代天溟阁阁主发布一切命令,指引属下行动,天溟阁阁主更像是一个不存在于这个世上的人x s63路衍风……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花琉雀我在这儿过得挺好的。

    路衍风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

    花琉雀我……有空我会回去看看的。

    张小元站在破庙门边,进退两难。

    他眼睁睁看着情场浪子采花大盗花琉雀说完那句话后脸红了,花琉雀怎么会脸红?不对,他两怎么一晚上就发展到如今这个地步了?

    昨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五块五毛 5k5c0

    趁着二人还未发现他,张小元决定先溜到破庙另一侧荒废的小院中去,总比待在这儿看这两人师门禁断叔侄恋要好。

    此刻天边方才露了些鱼肚白,他贴着墙根摸到那荒废的小院内,溺于情爱的路衍风和花琉雀丝毫未察,他松了口气,还未将一颗心放下来,猛地便发现这小院子里居然也有人。

    是裴无乱。

    他手持长剑,微阖双眼,神色平静如波澜无惊,忽而剑起惊雷,一招一式凌厉如风,应当只是在晨起练剑,张小元略微松了口气。

    还好,这边只是中老年人晨练,没有腻腻歪歪,他可以在这儿多呆一会儿。

    他脑中念头一过,忽而便见裴无乱撤开数步,长剑一挑,荡开一柄短刃,铮地齐柄没入一旁的枯树树干之内,半空黑影随之而来,二人身影交缠,刀光剑影,吓得张小元往墙根上又贴了贴。

    对不起,他不该低估中老年人的感情生活。

    他早该想到的。

    天溟阁也威胁到了魔教,莫问天当然会出现在此处。

    可对他来说,这就有些难了。

    小院里他也待不了,难道他要重新溜回破庙之内吗?

    院中二人似已分了胜负,裴无乱的剑尖抵在莫问天的咽喉,莫问天的剑锋正压在他的下腹。

    无论谁再进一步,就能要了对方的命。

    裴无乱率先笑了一声,收剑归鞘,道“平手,还好,你我还都未老。”

    莫问天没有接话,他也将兵刃收了回来,而后目光朝张小元这边一撇,冰冰凉凉,吓得张小元贴着墙根又往回蹿了几步。

    他二人似乎都早有察觉,一开始便知道张小元在边上看着。

    裴无乱干脆朝张小元招了招手,道“小元啊,过来。”

    张小元内心犹豫。

    裴无乱也不介意,直言道“我早上起来,看见你与陆贤侄……”

    张小元“……”

    裴无乱一大早就在这边练剑,那也就是说,裴无乱起得比他们还早,他当然什么都看见了。

    裴无乱又道“你我三人在院中说话,若是再大声一些,其他人怕是就要被吵醒了。”

    张小元只好走过去。

    他走到二人身边,恰听莫问天凉凉接了一句“是你要我来此处找你的,若是其他人被吵醒了,我先拿你祭刀。”

    裴无乱笑得人畜无害,对张小元做了个请的手势,压下声音,道“事关我身家性命,我们还是走远些再说话吧。”

    张小元“……”

    张小元不知裴无乱为何要将他喊过来,可他也只得跟着两人离开破庙小院,走得稍远一些,这才听裴无乱开口,道“小元,梅棱安曾告诉我,林易是天溟阁长老,他有天溟阁有关系。”

    张小元不住点头。

    裴无乱问“此事是你告诉梅兄的吧。”

    张小元干脆承认“是。”

    “除开林易与郦尔丝外,你还知道什么人与天溟阁有关?”裴无乱蹙眉,“你知不知道天溟阁阁主究竟是谁?”

    张小元将自己在京城汤衡淮身边所见的那些人的身份尽数告诉裴无乱,可他也不知道天溟阁阁主究竟是何人,林易好像从未想起这件事。

    可他也觉得有些奇怪。

    照常理说,郦尔丝在林易面前提及天溟阁阁主,林易怎么也会想到一些天溟阁阁主的身份,可他却始终未察,而更奇怪的是……凭他几次与天溟阁接触,那些天溟阁中人所接到一切命令,都自林易而来。

    林易代天溟阁阁主发布一切命令,指引属下行动,天溟阁阁主更像是一个不存在于这个世上的人

    如内容未显示全,请浏览器中打开5k5(五块五毛)

    ,对张小元做了个请的手势,压下声音,道“事关我身家性命,我们还是走远些再说话吧。”

    张小元“……”

    张小元不知裴无乱为何要将他喊过来,可他也只得跟着两人离开破庙小院,走得稍远一些,这才听裴无乱开口,道“小元,梅棱安曾告诉我,林易是天溟阁长老,他有天溟阁有关系。”

    张小元不住点头。

    裴无乱问“此事是你告诉梅兄的吧。”

    张小元干脆承认“是。”

    “除开林易与郦尔丝外,你还知道什么人与天溟阁有关?”裴无乱蹙眉,“你知不知道天溟阁阁主究竟是谁?”

    张小元将自己在京城汤衡淮身边所见的那些人的身份尽数告诉裴无乱,可他也不知道天溟阁阁主究竟是何人,林易好像从未想起这件事。

    可他也觉得有些奇怪。

    照常理说,郦尔丝在林易面前提及天溟阁阁主,林易怎么也会想到一些天溟阁阁主的身份,可他却始终未察,而更奇怪的是……凭他几次与天溟阁接触,那些天溟阁中人所接到一切命令,都自林易而来。

    林易代天溟阁阁主发布一切命令,指引属下行动,天溟阁阁主更像是一个不存在于这个世上的人,总归有些奇怪。

    裴无乱低声道“或许他本来就不存在。”

    张小元一顿,看向裴无乱。

    若天溟阁本没有阁主,只有四大长老呢?

    林易是四大长老之首,那他自然就是天溟阁的首领,所以一切才由他来发号施令。

    “多说无益。”莫问天道,“抓住就明白了。”

    “他可是正道名门大派的掌门,若无实证,谈何容易。”裴无乱咂舌,“若能抓现行,亦或是有人指证——”

    莫问天“郦尔丝还不够吗?”

    裴无乱一怔,似是才想起此事。

    莫问天冷笑一声“怎么,舍不得?”

    “我不是……”裴无乱无奈道,“可她若不开口呢?”

    “你若将她交给我。”莫问天道,“她一定会开口。”五块五毛 5k5c0

    裴无乱“……我若将她交给你,她怕是连命都要没了。”

    张小元弱弱抬手,表示自己有话要说。

    “我觉得我可以试一试……”张小元小声说,“若我能看出她心中的弱点,应当很容易便能诈出她的话来。”

    裴无乱点头道“可以试一试。”

    天光已大亮,他们摇摇听见破庙那边有人开始说话,莫问天这才拉高挡脸的长巾,低声与他们道“我先走一步。”

    裴无乱点头,正要告别,莫问天却好似有些犹豫,脚步一顿,回首看向张小元,迟疑片刻,开口道“他人之言,于你不过是虚妄。”

    张小元一愣“什么?”

    “人生一世,不过匆匆数十载。”莫问天道,“既然如此,他人如何想,如何说,又与你有何关系?”

    他丢下两句话,便匆匆转身,再不多言,径直离开。

    张小元茫然不解,回首看向裴无乱,想等裴无乱给一个解释。

    裴无乱苦笑,道“他说话是有些没头没尾,可他还愿意与你说这些话,说明他还是很喜欢你的。”

    张小元满脸疑惑“他……莫前辈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李兄当年同我说过的话。”裴无乱道,“他不过是将这个道理转述给你。”

    张小元一顿,忽而便明白了。

    裴无乱和大师兄说过,李寒川是他与莫问天的“媒人”。

    说媒人或许有些不恰当,如今看来,似乎并不是李寒川介绍两人相识的,此事更像是……李寒川寥寥几句话消了二人正邪相对的心结,而如今,莫问天转而将那些话告诉给自己——

    莫问天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张小元扭头看向裴无乱,裴无乱却轻咳一声,移开目光。

    武林盟主的嘴巴这么大的吗!

    张小元不想说话。

    他不过情窦初开,还未说出口,也未曾将这感情演化至深,正邪头子却都知道了。

    不仅如此,梅宫主定然是看出来了,大师兄主动将此事告诉了师x s63 ,对张小元做了个请的手势,压下声音,道“事关我身家性命,我们还是走远些再说话吧。”

    张小元“……”

    张小元不知裴无乱为何要将他喊过来,可他也只得跟着两人离开破庙小院,走得稍远一些,这才听裴无乱开口,道“小元,梅棱安曾告诉我,林易是天溟阁长老,他有天溟阁有关系。”

    张小元不住点头。

    裴无乱问“此事是你告诉梅兄的吧。”

    张小元干脆承认“是。”

    “除开林易与郦尔丝外,你还知道什么人与天溟阁有关?”裴无乱蹙眉,“你知不知道天溟阁阁主究竟是谁?”

    张小元将自己在京城汤衡淮身边所见的那些人的身份尽数告诉裴无乱,可他也不知道天溟阁阁主究竟是何人,林易好像从未想起这件事。

    可他也觉得有些奇怪。

    照常理说,郦尔丝在林易面前提及天溟阁阁主,林易怎么也会想到一些天溟阁阁主的身份,可他却始终未察,而更奇怪的是……凭他几次与天溟阁接触,那些天溟阁中人所接到一切命令,都自林易而来。

    林易代天溟阁阁主发布一切命令,指引属下行动,天溟阁阁主更像是一个不存在于这个世上的人,总归有些奇怪。

    裴无乱低声道“或许他本来就不存在。”

    张小元一顿,看向裴无乱。

    若天溟阁本没有阁主,只有四大长老呢?

    林易是四大长老之首,那他自然就是天溟阁的首领,所以一切才由他来发号施令。

    “多说无益。”莫问天道,“抓住就明白了。”

    “他可是正道名门大派的掌门,若无实证,谈何容易。”裴无乱咂舌,“若能抓现行,亦或是有人指证——”

    莫问天“郦尔丝还不够吗?”

    裴无乱一怔,似是才想起此事。

    莫问天冷笑一声“怎么,舍不得?”

    “我不是……”裴无乱无奈道,“可她若不开口呢?”

    “你若将她交给我。”莫问天道,“她一定会开口。”五块五毛 5k5c0

    裴无乱“……我若将她交给你,她怕是连命都要没了。”

    张小元弱弱抬手,表示自己有话要说。

    “我觉得我可以试一试……”张小元小声说,“若我能看出她心中的弱点,应当很容易便能诈出她的话来。”

    裴无乱点头道“可以试一试。”

    天光已大亮,他们摇摇听见破庙那边有人开始说话,莫问天这才拉高挡脸的长巾,低声与他们道“我先走一步。”

    裴无乱点头,正要告别,莫问天却好似有些犹豫,脚步一顿,回首看向张小元,迟疑片刻,开口道“他人之言,于你不过是虚妄。”

    张小元一愣“什么?”

    “人生一世,不过匆匆数十载。”莫问天道,“既然如此,他人如何想,如何说,又与你有何关系?”

    他丢下两句话,便匆匆转身,再不多言,径直离开。

    张小元茫然不解,回首看向裴无乱,想等裴无乱给一个解释。

    裴无乱苦笑,道“他说话是有些没头没尾,可他还愿意与你说这些话,说明他还是很喜欢你的。”

    张小元满脸疑惑“他……莫前辈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李兄当年同我说过的话。”裴无乱道,“他不过是将这个道理转述给你。”

    张小元一顿,忽而便明白了。

    裴无乱和大师兄说过,李寒川是他与莫问天的“媒人”。

    说媒人或许有些不恰当,如今看来,似乎并不是李寒川介绍两人相识的,此事更像是……李寒川寥寥几句话消了二人正邪相对的心结,而如今,莫问天转而将那些话告诉给自己——

    莫问天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张小元扭头看向裴无乱,裴无乱却轻咳一声,移开目光。

    武林盟主的嘴巴这么大的吗!

    张小元不想说话。

    他不过情窦初开,还未说出口,也未曾将这感情演化至深,正邪头子却都知道了。

    不仅如此,梅宫主定然是看出来了,大师兄主动将此事告诉了师

    如内容未显示全,请浏览器中打开5k5(五块五毛)

    他丢下两句话,便匆匆转身,再不多言,径直离开。

    张小元茫然不解,回首看向裴无乱,想等裴无乱给一个解释。

    裴无乱苦笑,道“他说话是有些没头没尾,可他还愿意与你说这些话,说明他还是很喜欢你的。”

    张小元满脸疑惑“他……莫前辈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李兄当年同我说过的话。”裴无乱道,“他不过是将这个道理转述给你。”

    张小元一顿,忽而便明白了。

    裴无乱和大师兄说过,李寒川是他与莫问天的“媒人”。

    说媒人或许有些不恰当,如今看来,似乎并不是李寒川介绍两人相识的,此事更像是……李寒川寥寥几句话消了二人正邪相对的心结,而如今,莫问天转而将那些话告诉给自己——

    莫问天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张小元扭头看向裴无乱,裴无乱却轻咳一声,移开目光。

    武林盟主的嘴巴这么大的吗!

    张小元不想说话。

    他不过情窦初开,还未说出口,也未曾将这感情演化至深,正邪头子却都知道了。

    不仅如此,梅宫主定然是看出来了,大师兄主动将此事告诉了师叔,萧墨白好似也猜到了,以如今此事的传播速度……再过两日,只怕还会有更多的人要知道。

    张小元忍不住抬去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脸。

    太……太丢人了。

    这种事情……这些小心情……他一点也不想被这么多人知道。

    “你也不必多想,顺其自然便是。”裴无乱仍以一副长辈的口吻,耐心劝慰,“至少以我所知,你师父不会在意,而你父母,或许早已知晓此事了。”

    张小元“……”

    等等,什么?

    爹爹和娘亲早已经知道这件事了?!

    他神色木然,抹抹眼角,双手颤抖,欲哭无泪。

    怎么回事!

    爹爹和娘亲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到底是哪个大嘴巴说的!

    五块五毛 5k5c0

    他要撕了那个人的嘴啊啊啊摔剑!

    althr size1 a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00512 18:25:37~20200513 02:21:2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笛子演奏家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hatsuki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有1吗 33瓶;安辰 30瓶;鸠 13瓶;凉兰九大魔王、漫漫是我老婆、菱 10瓶;煋炀 5瓶;瑾然、商羊欲雨 3瓶;金色的阳光 2瓶;anita、昵称能吃吗、⊙▽⊙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x s63他丢下两句话,便匆匆转身,再不多言,径直离开。

    张小元茫然不解,回首看向裴无乱,想等裴无乱给一个解释。

    裴无乱苦笑,道“他说话是有些没头没尾,可他还愿意与你说这些话,说明他还是很喜欢你的。”

    张小元满脸疑惑“他……莫前辈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李兄当年同我说过的话。”裴无乱道,“他不过是将这个道理转述给你。”

    张小元一顿,忽而便明白了。

    裴无乱和大师兄说过,李寒川是他与莫问天的“媒人”。

    说媒人或许有些不恰当,如今看来,似乎并不是李寒川介绍两人相识的,此事更像是……李寒川寥寥几句话消了二人正邪相对的心结,而如今,莫问天转而将那些话告诉给自己——

    莫问天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张小元扭头看向裴无乱,裴无乱却轻咳一声,移开目光。

    武林盟主的嘴巴这么大的吗!

    张小元不想说话。

    他不过情窦初开,还未说出口,也未曾将这感情演化至深,正邪头子却都知道了。

    不仅如此,梅宫主定然是看出来了,大师兄主动将此事告诉了师叔,萧墨白好似也猜到了,以如今此事的传播速度……再过两日,只怕还会有更多的人要知道。

    张小元忍不住抬去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脸。

    太……太丢人了。

    这种事情……这些小心情……他一点也不想被这么多人知道。

    “你也不必多想,顺其自然便是。”裴无乱仍以一副长辈的口吻,耐心劝慰,“至少以我所知,你师父不会在意,而你父母,或许早已知晓此事了。”

    张小元“……”

    等等,什么?

    爹爹和娘亲早已经知道这件事了?!

    他神色木然,抹抹眼角,双手颤抖,欲哭无泪。

    怎么回事!

    爹爹和娘亲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到底是哪个大嘴巴说的!

    五块五毛 5k5c0

    他要撕了那个人的嘴啊啊啊摔剑!

    althr size1 a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00512 18:25:37~20200513 02:21:2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笛子演奏家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hatsuki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有1吗 33瓶;安辰 30瓶;鸠 13瓶;凉兰九大魔王、漫漫是我老婆、菱 10瓶;煋炀 5瓶;瑾然、商羊欲雨 3瓶;金色的阳光 2瓶;anita、昵称能吃吗、⊙▽⊙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如内容未显示全,请浏览器中打开5k5(五块五毛),,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