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品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君子与鬼 > 正文 第636章 画地狱之人
    是谁在画地狱?

    神秘画廊中,封青岩心神有些震动,猛然朝画廊尽头看去。

    可惜,万里画廊并不是一条直线,且有浓烈的黑雾在翻滚,让他根本就看不到尽头。

    随着不断深入画廊。

    封青岩发现惊惶逃窜的鬼魂越来越多了。

    他还看到不少鬼魂,起码是大儒,乃至是大贤级别的存在,但是神色却惶恐……

    到底是什么东西在追它们?

    封青岩疑惑不已。

    还有,这些鬼魂是从哪里逃出来的?

    难道是画中?

    此刻,他正在审视着一幅黑糊糊的画,隐约看到有鬼魂从画中挣扎出来,就站在一旁静观。片刻后,就见一只惶恐万状的鬼魂,从画中一点点挣扎出来,鬼叫一声就疯狂逃去。

    封青岩蹙着眉头看着逃去的鬼魂。

    当他转头时,又看到有鬼魂从画中疯狂挣扎出来。

    一个个都是惊恐万状,挣扎出来就疯狂逃去,一刻都不敢停留。

    当第十二只鬼魂,正要从画中完全挣扎出来时,却猛然被什么东西抓住,一把就被拖回了画中。

    但是。

    封青岩在画中,可以看到被拖回的鬼魂,却无法看到拖住鬼魂的是什么东西。

    这让他更加疑惑和好奇了。

    画中,被捉住的鬼魂,惊恐而疯狂挣扎,但是无法挣脱束缚,一点点被拖走。

    至于拖向哪里?

    封青岩就不得而知,因为被拖出边界了。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封青岩的眉头紧紧皱起来,竟然连他都无法觉察到一二,实在让他惊讶无比。

    他走向下一幅画。

    嗯?

    这时他愣了一下,看到那个被什么东西拖走的鬼魂,竟然出现在下一幅画。

    这两幅画是相通的?

    他看了看,发现混乱的墨团中,似乎都是在画着破碎的阴间。

    这阴间给他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十分古怪。

    并不是幽冥。

    但是,又有几分像幽冥。

    片刻后。

    那个鬼魂又被拖出边界,出现在第三幅画中。

    而在此时,他看到越来越多的鬼魂被拖着,似乎正往画廊深处拖去。

    凡是被拖住的鬼魂,不管是强弱,皆没有挣脱。

    满脸的惶恐。

    而且。

    画卷中散发着的气息,更加压抑、痛苦了。

    他还发现,凡是被拖住的鬼魂,都会出现悔恨的情绪,似乎在无比后悔什么。

    这些鬼魂到底是被什么东西拖着?

    是隐形还是无形?

    封青岩仔细审视,还是无法发现端倪,似乎不存在般。

    不应该啊。

    此刻他使出“破虚见微”神通,两道目光瞬间穿透画卷,落在画中世界。

    但是,还是什么都没有看到。

    似乎不存在般。

    “难道真不存在?”

    封青岩眉头大皱,越想越不明。

    而且在此刻,他早已经发现,这些画卷,早已经不是画卷那么简单了。

    它们似乎是一个个真实的世界。

    他带着疑惑一路走下去。

    走着走着。

    不知在何时,画廊便渐渐变了。

    它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成变阴森恐怖的阴间。

    四周有无数惶恐逃窜的鬼魂,但是在它们还没有逃出多远,似乎就被什么东西抓住,朝阴间的深处拖去了。

    此刻封青岩再次停下来。

    这气息,的确是阴间无疑,但是正与之前所说的一样,熟悉中透着陌生。

    而且十分破烂。

    似乎不知在什么年代,就已经崩溃过无数次般。

    只剩下废墟。

    他审视一阵,便蹲下来,捧起一把泥土闻起来。

    他闻着如丝如缕般的痛苦和压抑气息。

    还有无尽岁月的气息。

    不久后,他再次使出“破虚见微”神通,但是并没有发现什么。

    “我不下地狱!我不下地狱……”

    一个鬼魂迎面逃来,满脸的惶恐,便连魂体都剧烈颤抖起来。在疯狂逃去中,还在大喊着……

    封青岩猛然朝那个鬼魂看去,念着“我不下地狱?什么意思?”

    “我不下地狱!我不下地狱……”

    那鬼魂癫狂喊着。

    砰!

    鬼魂猛然撞上封青岩。

    但是,封青岩伫立不动,鬼魂却倒飞出去。

    当鬼魂爬起来时,却是瞪大惊恐的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般看向封青岩。但在此时,它似乎感受到什么,魂体剧烈颤抖起来。

    它缓缓转头看回去。

    脸色惨白般。

    此刻它的魂体颤抖得更加剧烈了。

    噗!

    它蓦然跪下。

    而在它跪下时,似乎身后无形的存在,并没有动手捉它。但,亦没有离开,只是静静守在鬼魂身后……

    封青岩认真瞧了瞧,还是无法看到鬼魂身后,到底跟着什么。接着,他的目光落在鬼魂身上,思索一下便道“你说,你不下地狱,为何?”

    “我不下地狱,我不下地狱……”

    鬼魂只是惶恐喃着。

    “总得要有个理由,是不是?”

    封青岩道。

    此时鬼魂再次回头看身后,接着骇然伏下不敢动,只在喃着“我不下地狱,我不下地狱……”

    “不下地狱,要有个理由。”

    封青岩道。

    “我、我无罪,我无罪!”

    鬼魂似乎想到什么,无比惊喜道。

    但是,它身后的存在依然在,继续在冷冷盯着它,随时把它拖走……

    “它说,它无罪。”

    封青岩沉吟一下,对着鬼魂身后道。

    但是,鬼魂身后无形的存在,依然存在,似乎并没有放弃抓捕鬼魂。

    “我无罪,我不下地狱,我无罪,我不下地狱……”

    鬼魂癫狂喃着。

    可是,它身后的无形存在,似乎依然认为它有罪,它该下地狱……

    这,时封青岩渐渐有些明白过来,继续试探道“它说它无罪,不下地狱!”

    似乎没有什么效果。

    “我说,它无罪,不下地狱。”

    封青岩迟疑一下再道。

    此刻鬼魂猛然瞪大眼睛,骇然看向身后,眼中浮现不可置信的神色。它左右都瞧睢,似乎那恐怖的存在,真的走了,不再追捕它了。

    而它,似乎无罪了。

    不用再下地狱。

    它有些不敢相信,似乎不太明白,那些恐怖的存在,为何会放过它,不抓捕它?对了,似乎是眼前的恐怖存在,说它无罪,那些恐怖的存在,就不再抓捕它了。

    在封青岩正以为,还是无效时。

    那鬼魂猛然叩拜起来。

    封青岩见到,微微一怔,难道鬼魂身后的无形存在,走了?

    但是,为何走了?

    难道是因自己刚才所说的话?

    难道我前前世商帝的身份,还可影响眼前的神秘世界?

    的确是天地帝者,不可轻视。

    “是什么东西在追你?”

    此刻封青岩赶紧问,以免错失机会了。

    但是,鬼魂却没有听到般,依然敬畏叩拜,接着就逃似般跑了。

    封青岩十分无语,这又是什么情况?

    他想了想,便继续走下去,就指着一个大概是大儒级别的鬼魂,道“它无罪,可不下地狱。”

    那原本惶恐逃去的鬼魂,顿时有些愣住,接着便犹如逃出生天般。那一直紧紧追在身后的恐怖存在,竟然退去,不再追捕它了……

    而且。

    四周亦有不少恐怖的存在。

    但是,它们却对它视而不见,并没有来抓捕它……

    “难道我无罪了?”

    鬼魂惊喜而激动。

    它仔细回想起来,似乎刚刚有个威严的声音说它无罪,可不下地狱。那些恐怖的存在,便立时放弃追捕它……

    此刻鬼魂立即跪下叩拜起来。

    感激那无知的存在。

    这时封青岩更加诧异了,我的话有如此威力?说无罪,便无罪?说可不下地狱,便可不下地狱?

    这是不是有些?

    在他诧异中,继续试探下去。

    他说无罪后,似乎鬼魂真的无罪般,不再遭受无形的恐怖存在追捕……

    在他基本确定后,便没有继续试探下去。

    谁知道这些鬼魂是不是真的无罪?

    倘若有罪,而他说无罪,岂不是乱了乾坤?而且,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似乎是有人在创作地狱……

    这倒是大手笔。

    这时他继续走下去,想看看到底是何人在画地狱。

    这地狱,并不是想画便能够画的,谁知道画出地狱后,会不会伴随生出天地法则?

    倘若真生出天地法则,那么画出来的地狱,便是真正的地狱了。

    对于人间来说,是好事,还是祸事,暂时无法辨别。

    但封青岩最怕就是祸事。

    而且。

    他掌阴间,掌轮回,如何容得下别人乱插手?

    此刻他没有继续慢悠悠,而是迅速走下去,直接无视一切的鬼魂。而且,亦没有鬼魂敢挡在他向前,即使是无形的恐怖存在,似乎亦会在他出现前,迅速退避了。

    阴间越来越破碎,与废墟没有什么两样。

    这让封青岩眉头大皱。

    他想不明白,为何作画之人,要画如此破碎的阴间。

    这阴间看起来,就像是恐怖大战后的产物……

    破破烂烂。

    犹如一块烂布,早已经千疮百孔了。

    随着深入。

    他感受到无尽古老的气息。

    当他感受到一种气息,以为是无比古老,乃至是最古老时,就会发现更加古老的气息……

    这片阴间到底有多少岁月了?

    这,不是用千年来算。

    而是万年!

    而且,不是什么几万年,几十万年。

    而是几百年,几千万年,乃至是几亿年,古老到无比可怕,远远超出他的想象。

    此刻他在怀疑,这到底是不是画了?

    谁能够在画中画出几百万年,乃至是上亿年的古老气息?但是,眼前似乎的确是画出来的……

    那画画之人,岂不是活了起码上百万年?

    难道是太古时代的人?

    封青岩一甩脑袋,似乎有些想远了。

    他继续掠下去。

    阴间更加破烂了,到处都是惶恐逃窜的鬼魂。

    不过,当他更加深入时,却发现前方不少地方,已经变成了混沌了。

    看起来,就像是混沌黑土,似乎还没有开辟出来。

    这便是尽头?

    封青岩十分诧异,这和他想象中不一样,相差有些远。

    在他的想象中,阴间的最深处,起码是一处恐怖无比的地狱,但是眼前只是未开辟的混沌黑土……

    既然如此,那些鬼魂为何会害怕?

    而且。

    他始终都没有看到,那些无形的存在,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让鬼魂如此畏惧。

    此刻他走到黑土混沌前,伸手仔细触摸一下,并没有特别的感觉。

    不过他却看到,一个个鬼魂被拖中混沌黑土,消失不见了。

    他顺着混沌黑土走下去。

    不久后,他便远远看到一个灰衣身影,似乎正在混沌黑土前画着什么。

    此刻封青岩心中一惊,难道些人便是画画之人?

    灰衣身影画得十分专注,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封青岩的到来,他拿着一支画笔在混沌黑土上,一笔一笔认真画着……

    速度并不快。

    从侧面看,这是一个十分俊俏的郎君……

    封青岩站在俊俏郎君不远处,好奇看着俊俏郎君画画,只是笔法画得有些古怪。

    一笔笔重复画着。

    封青岩根本就没有看到对方在画些什么,就像拿着画笔在乱涂墨般。

    但是涂着涂着,混沌黑土就不见了。

    而且在笔下生出鬼魂。

    这位俊俏的郎君,一身沾满墨汁,显得有些破旧的灰袍,头上戴着灰色方巾,身子十分清瘦……

    一身男装。

    但是,封青岩一眼便看出,这俊俏郎君是个女子。

    一个时辰过去了。

    俊俏郎君画出了一大片阴间,一大片鬼魂,但是就没有感受到,封青岩的存在。

    而封青岩,亦十分奇怪。

    眼前的俊俏郎君,看起来并不像是什么恐怖的存在,似乎只是一名普通的画师而已。

    但是。

    为何会画出如此恐怖的画卷?

    这,已经不能称之为画,而可以称这真正的天地了。她的每一笔,都在开凿天地,令人的灵魂颤动,乃至是惶恐……

    而且她的笔法,亦没有古怪或神妙之处。

    却是可画出阴间。

    眨眼间。

    一天过去了。

    俊俏郎君没有停下一息。

    而封青岩亦站在身后看了整整一天……

    阴间庞大无比,隐藏着无数神秘领域,令封青岩大开眼界时,亦疑惑无比。而且,到现在了,他还是无法看出,俊俏郎君到底要画什么,是真的在画地狱?

    不知不觉,时间一天天过去。

    俊俏郎君还是在认真作画,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封青岩的存在。而封青岩亦没有打扰,一直犹如幽灵般,静悄悄在身后观看……

    不知何时。

    她终于画出一片如轮如磨般的古怪黑暗。

    ……div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