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品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恃宠而娇[快穿] > 正文 成了小师弟的白月光9
    江左名走了。

    也不知他以血画就的那个阵图究竟引动了何等的气机, 他虽然没带走古剑,但他人却被带走, 血光一闪, 他连着阵图一并消失无踪。

    而他一走, 休止着的秘境立即恢复原先的动静。

    山峰继续倒塌, 江河继续断流,这秘境要不了多久便会彻底崩毁。

    只那两个追在卿衣身后的妖修本体, 于悄然间化作齑粉。她两侧正崩落着的山体也随之消解了去,这处地域里霎时一片空空荡荡,再无任何能够威胁到卿衣的。

    本就惊呆着的师兄弟们顿时不由更加惊呆。

    “小师弟他不是不能修行吗,怎么会……”

    “我一直以为小师弟就是个真正的废柴,万万没想到有朝一日他还能打我脸。”

    “小师弟刚才那一剑, 了不得。”

    “不过小师弟说什么等我百年, 什么要杀要剐, 这些话都是何意,我有些不太懂。”

    “咳, 师姐与师弟之间的风花雪月, 你不需要懂。”

    “师姐过来了!噤声。”

    师兄弟们立即停止讨论。

    接受完天道洗礼,卿衣身上被玄雷造成的伤好了不少。她抹掉唇畔的血,抬手将古剑召回,才道:“走。”

    师兄弟们先行应是, 又问:“师姐的伤好些了吗?”

    卿衣道:“好些了。”

    师兄弟们这才跟着她走。

    出了崩毁着的秘境,回到山谷,果不其然别的门派弟子也出来不少, 正同各自师长说着秘境里发生的事。

    卿衣也言简意赅地将江左名离开之事禀报给长老。

    长老们听后,低声说了几句,又与旁边几个门派互相交换了意见,才道:“先回宗。”

    乘飞舟回到仙宗,卿衣刚落地,有灵符飞到她面前,给她洞府守门的小童的声音细细响起:“师姐师姐,你终于回来了。大事不好,寇师兄他失踪了。”

    寇师兄,寇作同。

    卿衣问:“怎么失踪的?”

    小童答:“半个月前,寇师兄筑基成功,出关来找江师兄。我正跟他说着话呢,突然一道红光从天而降,等我睁开眼,他就不见了。”

    半个月前——

    正是江左名走的那天。

    想起江左名走时的那道血光,卿衣一问,小童连说对对,就是血一样的光芒。

    “我知道了,”卿衣说,“我这就去见父亲。”

    小童说:“那我不打扰师姐了。”

    话落,灵符无风自燃,卿衣御剑,与众人一同前往主峰。

    像小童说寇作同失踪是在半个月前,早在当日,宗主便已得知详情。

    至于江左名的离开,师兄弟们看了全程,因此用不着卿衣开口,师兄弟们已然把当时的情景复述得极为细致,宗主听后,问卿衣:“你伤势如何?”

    卿衣答:“已无大碍。”

    宗主道:“好。你安心养伤便是。”

    卿衣应下。

    接着宗主再简单说了几句,没当着他们的面谈话,只让他们回去歇息。

    这次卿衣也没能留下。

    卿衣没在意,更没让系统找总局要这次的谈话记录。

    毕竟宗主他们要讨论的,她和系统在回来的路上就已经讨论过了,大差不差。现在她需要做的,就是养伤修炼,等江左名回来。

    以江左名的身份,他说百年,应该不至于骗她吧?

    敢骗她的话,那她就只好冷酷一点,不认他这个小师弟了。

    卿衣自觉这样的打算很好。

    她和系统一说,果然也得到系统的赞许。

    这世间里的相爱相杀,好些都是以断绝关系为开端。老父亲思忖着,不知道他闺女想的这个开端,到时能不能实现。

    当然,无论实现不实现,到时都一定很好看就是了。

    看着已经走完三分之二的任务进度,老父亲心绪稳如泰山。

    卿衣将古剑送回剑玉台,又将同样没被江左名带走的重宝书册送出去,而后回到洞府,简单收拾过,带小童去了位于主峰深处的一个秘境。

    这秘境与北域那个不同,极小,内里更无生灵存在,环境极为恶劣,常常被主峰弟子们拿来磨炼心境。

    “我从今日起开始闭关,”卿衣对小童道,“如有要事,记得喊我。”

    小童嗯嗯道:“师姐安心闭关,我给师姐守着。”

    卿衣这便进入秘境,开始长久的闭关。

    ……

    于凡人,百年已是一生。

    于修士,百年不过弹指之间。

    日升月落,斗转星移,春秋交替着,一闭眼一睁眼,百年光阴就这么过去了。

    于是卿衣出关之时,正值东海与北域正式开战。

    守在秘境外的小童见那安定了百年的秘境入口终于有了些微的动静,立马取出灵符一吹,灵符长出翅膀来,扑簌簌地飞走。

    等卿衣从秘境里出来,迎面便是一位留守在仙宗内的峰主。

    峰主先是把中界当下的局势同她说了,问她可要前去东海之滨助宗主等人一臂之力,得到个点头的回答,才问:“如鹤,你如今的境界……”

    据他所知,如鹤闭关前,刚刚突破至合体道君。

    现今闭关百年出来,以他大乘道君的境界,竟是有些看不透了。

    莫非……

    “我这就赶往东海之滨,”卿衣道,“仙宗便交给师叔了。”

    她没有回答峰主的问题,可这话,无疑是从另一个角度证实了峰主的猜想。

    峰主欣慰道:“好,去吧。见你出关,宗主他们必然会非常高兴。”

    岂止是非常高兴。

    见许久未曾露面的师姐甫一来到东海之滨,不及言语,当先便一剑湛湛如冰雪,直接逼退无数正欲强闯的妖修,那一瞬间的风华,直看得仙宗弟子齐齐眉飞色舞,骄傲非常。

    果然即便百年不见,师姐也还是他们熟悉的那个师姐。

    并且师姐的剑意,也越发让人心驰神往了。

    及至师姐收剑,从空中落下,仙宗弟子立即行礼,道:“见过师姐!”

    “师姐厉害啊!”

    “师姐的剑意又精进了。”

    “师姐方才那一剑,正应一句诗,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曾当百万师。”

    弟子们如此说着,宗主也笑着道:“如鹤来了。”

    卿衣喊了句父亲,道:“我来晚了。”

    宗主道:“不晚,你来得正是时候。随我来。”

    卿衣跟上去。

    见仙宗宗主领着女儿往驻地里走,不远处其余门派纷纷暗叹,当初仙宗宗主坚持要收宋如鹤为徒时,东海里不知多少人等着看笑话,还道宗主被猪油蒙了心,竟不顾师祖的规定,也要将亲女留在仙宗里,倘若叫飞升上界的师祖知道了,不知得气成什么样子。

    可如今,这笑话竟倒了个边儿,反而成了他们的笑话。

    人不可貌相啊。

    这般感叹着,到了第二日,北域又集结了成千上万的妖修,欲以人海战术继续强闯。

    面对此等战术,东海各大门派皆派出弟子进行阻拦。

    而自开战后,便被默认为东海之首的仙宗的弟子更是一马当先,所过之处剑光不歇,无一活口。

    见到这一幕,寻常人没觉出奇怪,只道师姐一来,仙宗弟子好似有了主心骨般,发挥出来的战力比之前更强了。

    唯有似宗主那般境界的人,方才看出点端倪,然后暗自震惊。

    宋如鹤这般的年纪……

    “吼!”

    忽然一道兽吼响起,刚才还日光普照着的东海之滨,竟在这道兽吼响起后迅速变得昏暗。

    循声望去,那赫然是北域的一位妖王化出了本体。

    能被冠以妖王,其本体无疑比普通妖修庞大,说是遮天蔽日都不为过。

    于是这头巨兽头顶着虚空,脚踏着汪洋,硕大无朋的瞳眸盯着与此刻的自己相比,渺小如同沙粒的仙宗师姐:“宋如鹤,可敢与我一战?”

    仙宗的师姐不答话,只白剑一斜,剑意冷冽。

    少顷,白剑起,巨兽动,虚空震颤着,汪洋也掀起浪涛。

    这战况激烈极了,不论是东海这边的剑修,还是北域那边的妖修,双方皆看得目瞪口呆。

    毕竟众所周知,北域妖王,无一不是渡劫尊者的境界。

    能与妖王相斗如此之久,且还不落下风,这仙宗的师姐,竟也已到了渡劫之境?!

    想到这里,仙宗弟子立即询问宗主,见宗主点头,顿时更加眉飞色舞。

    师姐威武!

    正兴奋于师姐的强大,就听接连两道兽吼响起,竟是又有两位妖王按捺不住,同样化出本体,朝着那剑光亮起处扑去。

    弟子们顿时怒骂不要脸。

    “三打一,你们还是妖王吗?”

    “活了几千年,脸皮怎么这么厚啊?”

    “三个老妖怪欺负一个小姑娘,赢了也没脸!”

    东海之滨上骂声不绝。

    不过那被骂着的三位妖王,此刻处境却和弟子们料想的完全不同。

    只因即便三打一,宋如鹤也仍旧不落下风!

    甚至她还有闲心开口说道:“三位妖王联手,倒是看得起我。”

    说话间,剑光更加夺目,她红衣白剑,比那三头足以顶天立地的巨兽更为惹眼。

    敏锐地察觉到这么继续打下去,多半会是他们三王落败,三头巨兽不约而同地退后一步,旋即脚掌重重一踏,整个东海之滨登时一阵大动,东海里也掀起浪涛千万丈。

    浪涛升到最高点,也不落下,而是诡异地停留在空中,隐隐竟成三足鼎立之势,将卿衣困在了里面。

    ——三位妖王联手布阵。

    被困在这么个阵中,卿衣不慌不忙,只缓缓环视了一周,方道:“如此大阵,果真是看得起我。”

    说完,正准备动手,便听一道熟悉又陌生的声音遥遥传来。

    “居然敢困住我师姐?真是好大的胆子。”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没有啦,明早6点见,啵啵,,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