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品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七零锦鲤小村花 > 正文 第93章
    鲁医生说:“听说现在的大学都有学生会什么的, 不能找找会长过来劝劝那个小伙子吗?这才多久啊,就又被打成这样了。照这个频率打下去, 下次岂不是连命也没了?唉, 我在急诊这么多年, 也见过不少这样的事情。但发生了就要相信警察啊, 那孩子像个闷嘴葫芦似的,谁也帮不了他啊。他那张脸原本怪清秀的, 现在被打成妖怪一样了,我们急诊的护士长都觉得他可怜。已经劝了他很久了,他就是不愿意说话,只躺在那里流眼泪。他不说是谁打的,也不说是在哪儿被人打的, 警察怎么抓人嘛!”

    许菱双说:“这种事情, 他自己不说, 别人再怎么劝也是没办法的。而且现在在放暑假,据我所知, 学生会会长应该回家了。不过, 之前我看过追打他的那几个人,知道长相,我可以去派出所做个笔录。不知道能不能帮上他,但是多少尽个党/员的义务吧。”

    “许医生你真的是人美心善。”鲁医生夸道:“希望那个小伙子以后别再经受这些了, 多可怜啊。”

    许菱双笑了笑,就跟秦远一起开车去了医院辖区的那个派出所。

    派出所的人跟他们夫妻俩都挺熟悉的,听见来意后, 就有负责这个案子的警察带许菱双进了办公室做笔录。

    许菱双不光会画人体解剖图,她还会画人像素描,虽然画得没什么艺术感,但出来的效果很真实。

    她借了派出所的素描本,把下午追打孙谦的四个人全都画下来了,连衣服的颜色都标注了出来,非常详细。

    旁边的一个中年警察说:“这几个人怎么有点儿眼熟啊?”

    负责做笔录的那个警察说:“老刘你忘了,这一伙儿之前被我们抓过一次,也是打人,打了一个老师和一个年轻女孩儿。那女孩儿才十六岁,还在读高中呢,那个长头发的男的跑学校去纠缠人家,后来被学校老师给赶出去了。结果他们四个傍晚就在路口蹲着,把人家女孩儿和老师一起打了。”

    “哦,是他们!我记得我记得,不过当时那个长头发不是才进来就被人保出去了吗?其他三个人一致说长头发没打人,后来只关了三个人,长头发的没事儿。”老刘说:“就算长头发当时没动手,他肯定也是指使人啊,怎么说放就放出去了。”

    秦远的面色微变,他说:“这个长头发还是有来历的?”

    做笔录的警察看了看外面,然后压低声音说:“我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来历,当时是咱们副所长把长头发领出去的。我估计吧,是有点儿来路的。”

    秦远说:“我爱人的这个作证,可以匿名吗?”

    老刘说:“是不是怕出事?”

    “有一点儿担心。”秦远说:“我爱人是个女同志,之前她遇过的事情你们也是知道的。所以,我想让她尽量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可是,如果匿名作证,就不能算作证了啊。要不,我去摆摊的那边问问,看还有没有别人愿意出来作证的。”老刘说:“他们也真是胆大包天,那么多人看着呢,就敢在路边这样打人。”

    秦远说:“如果是这样就最好不过了,多谢你们了。”

    之后,秦远和许菱双一起回了家,那俩警察就拿着素描本去摆摊的那边寻找其他目击证人了。

    因为是很热闹的街区,加上买吃食的都是一些普通百姓,有的人一见警察过去查案子,兴奋得不得了,还跑回家告诉之前目睹过打人现场的街坊邻居,大家一窝蜂的跑过来,抢着告诉警察自己看到的一切。

    这么一来,倒真是让警方找到了不少目击证人,粗略一算得有十七八个,个个都能证明当时在场的四个人都动过手。

    “对啊,我记得可清楚呢!当时就在那儿,就那个长毛,那一脸嚣张,用脚一直踢那个被打的小伙子的胸口。哎哟,我看着都觉得疼。”

    “对对对,长毛打得最凶,他一直上脚踢,看着特别吓人,我都把孩子的眼睛捂住了。”

    “反正他们一直打到小伙子不能动弹了,才走的。走之前吧,还特别侮辱人,那长毛往人家脸上吐口水,真是作孽!”

    老刘说:“那你们当时怎么没人去派出所报案啊?”

    “我们过去问了那个小伙子的,他当时好像只剩几口气似的,但一直说自己不要紧,然后居然半爬着走了。这人家不要报案,我们怎么报嘛。”

    另一个警察说:“下次遇到这种事,一定要去派出所报案。”

    收集了接近二十份证词,现在有这么多人作证,许菱双的名字出不出现也不重要了。

    两个警察很高兴,当下就跟领导汇报,然后带着人去抓长毛那伙人。

    因为之前被抓过一次,虽然当天就被放出去了,不过姓名、户籍之类的派出所都做了登记,所以很快就找到了长毛住的地方。

    被抓到的时候,那伙人正在聚众赌博,桌子上的赌资还不少,也一并被收走了。

    “这回可好了,除了伤人,还多了一个聚众赌博的罪名,收获不小啊。”老刘笑着说。

    一个年轻警察低声说:“老刘你想得太美好了,哪有这么简单啊。就你们刚才出去抓人那会儿,李副所长已经过来问了好几次了。”

    “上一次,好像也是李副所长过来放人的吧?可是上回没有证人,这回有十八个证人,这怎么放?”

    “这可不好说的,谁知道那个长毛是个什么来历啊。”

    老刘皱了皱眉头,没说别的,把人关在里头后就跟同事一起去医院看望孙谦。

    他们到达病房的时候,许菱双居然也在那里,站在旁边的还有骨科的马主任。

    “咦?许医生,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医院?”老刘好奇地问道。

    许菱双说:“我跟马主任过来跟孙谦商量手术的事情,他的肱骨需要做一个手术,要找人来帮他签字。但是他家在很远的地方,家里人过不来,现在药学系的耿主任明确说了不管他,我们正想商讨出一个方案来。”

    老刘说:“孙谦同学,你可以放心了,我们已经抓到曹毅那伙人了。”

    孙谦一愣:“什么曹毅?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老刘有点不高兴地说道:“你这个同学是怎么回事?被人打成这样了为什么不说实话?就算你自己不说,今天他们在那么热闹的地方打你,有很多人都亲眼看见了。我们找到了接近二十位证人,大家都可以证明曹毅打你了。”

    “没有,那是他们看错了,曹毅没有打我!”孙谦咬着牙说道。

    另一个警察说:“孙谦同学,你是不是有什么把柄在曹毅手里?所以才会这样维护这个坏人?”

    孙谦愣了一下,他说:“我没有把柄,我就一个穷学生,我能有什么把柄?”

    “那你为什么……”

    “总之,曹毅没有打我,一定是他们看错了。”

    几个人沉默了一下,马主任说:“谁打你的不关我们医院的事,我们就想知道,这个签字手术的事情怎么办?系领导不管了,要不然去找校长?”

    许菱双说:“我去找吧,毕竟是校友,这种小忙还是可以帮忙的。”

    “我不做手术,我没钱做手术。”孙谦忽然说。

    马主任道:“你不做手术,你的左手就废了,你才二十岁,左手废了,你打算做什么?就算你是药学系的,但是单手残疾,毕业出来了也没什么好出路的。”

    孙谦咬着牙不说话,看上去好像有很多很多难言之隐一样。

    许菱双说:“手术费用你倒是不必担心,谁把你打成这样,也是需要进行赔偿的。医药费方面,是不是应该由那个曹毅出钱?”

    老刘说:“对啊,应该由曹毅出钱。”

    孙谦还是不说话,见他总是这样,马主任叹了一口气,道:“小同学,今天晚上你好好想一下吧,不说话是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的。”

    跟警察说了再见,马主任就带着许菱双走出来了。

    第二天早上,秦远开车带着许菱双去了大学,校领导暑假当然也在上班,他们找到了值班中的副校长,说明了孙谦被打伤需要做手术的情况。

    “目前就是这样了,他没有手术费用,也没有人给他签字。”许菱双道。

    副校长的态度跟耿主任可是截然不同的,他立刻说:“手术必须马上做,我现在就你们过去签字,费用也由学校承担。”

    副校长带着人立刻就去医院处理这件事,当天上午,孙谦就去做手术了。

    许菱双和马主任他们从手术室走出来后,又看到了老刘他们。

    “许医生,孙谦的手术怎么样了?”

    “很成功,这次是副校长出面处理的。”许菱双说:“刘警官,那几个打人的人怎么样了?”

    老刘说:“这次,那个曹毅跑不了了!多亏我们有了那么多人证,李副所长谈了好久,但人证太齐全了,所以所长坚决不放人。”

    “这可是好消息。”

    “对啊!不过,许医生,我现在才知道,曹毅居然是你们学校的大学生!而且也是药学系的!”

    许菱双有点震惊:“我在学校也这么久了,我没见过这个人啊。一般来说,就算是不同专业的学生,多少会见过一两次的。”

    她的记忆力还是不错的,一般见过脸的人都能再重遇的时候有点印象。

    “我找你们学校问过了,曹毅跟孙谦是一届的,不过曹毅几乎没去上过学的,但每期末的考试,曹毅都能及格,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老刘说:“这事儿水深着呢,不过我们也管不着他读书的事儿。我就是看到许医生,跟你聊几句罢了。”

    这会儿大家都高高兴兴的,觉得曹毅这个坏人这次肯定跑不掉了。

    许菱双也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大好事,回家后就跟着秦远高高兴兴去了市民游泳池。

    暑假的游泳池人非常多,而且大多数都是小孩子,吵吵闹闹的,许菱双跟秦远游了一会儿就上来了。

    “人太多了,这里没意思。”许菱双说。

    秦远笑着捏了一下她的小鼻子,道:“早知道就应该带你去河边的,我之前还以为你不会游泳呢,没想到你水性这么好。”

    “以前学过,不过很久没游过了。”

    “早知道应该把陶陶带来的,旁边就是给小娃娃泡水的浅水池。”秦远看了看隔壁说。

    许菱双也看了一眼,然后说:“算了,那边的水不太干净,陶陶还是在家泡泡大木盆吧。”

    虽然游泳不太尽兴,不过俩人从游泳池换好衣服出来后,还是高高兴兴找了个地方饱餐了一顿。

    “小冰昨天来找我了,他说想暂停工作去沿海那边闯一闯。”秦远道:“但是香萍不想让他过去,觉得不保险。”

    这是改/革/开/放的第一年,新闻上面虽然天天都在说这些事儿,但真正想过去的人还是不多。

    大部分人已经习惯了现在这种有个铁饭碗的工作,所以除非是逼不得已,没人会放弃这份稳定工作真的跑去沿海城市闯荡。

    毕竟,还没有成功的例子出现,就算有胆子大的人,这会儿也在观望之中。

    许菱双喝了一口橘子汽水,眨眨眼睛说:“小冰找你谈,是想让我去劝劝香萍吗?”

    “是的,我是支持小冰去外面闯一闯的。小冰不是乱来的人,他跟我说了自己的规划,我觉得还挺可行的。再有一点,反正是停薪留职,就让小冰出去闯个两年,如果真的不行,继续回来上班也是一样的。”秦远说:“还有,他手里的资金不多,我打算出一部分资金,就算是投资他吧。”

    “你之前听到投资这个词,是不是早就想用一次了?”许菱双笑了一下。

    “对啊,反正有钱。”秦远也笑了起来。

    许菱双说:“行,我明天找香萍谈谈。不过小冰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他们年轻夫妻分居两地,是不是不太好?”

    “让小冰先过去看看,要是能站住脚跟,就带香萍一起过去呗。夜校这个东西,咱们这里有,人家那边也有的。”秦远说。

    第二天下午,许香萍下班后就在厂门口看见了一辆半旧的吉普车和站在吉普车旁边的许菱双。

    许菱双穿着水红色的掐腰连衣裙,头上戴着阔边草帽,脚上一双白色皮凉鞋,整个人看上去优雅妩媚,下班的好多工人都看呆了。

    “大姐?你怎么过来了?”许香萍推着自行车走了过来。

    许菱双说:“想跟你单独吃个晚饭,我们两姐妹也应该有时间谈谈心啊。”

    “是不是冰哥的事儿?”许香萍说:“大姐你不用劝了,去沿海那边闯荡什么的,听起来就不靠谱。我们现在的生活有什么不好吗?我们两个人挣的钱够花,不缺吃不缺穿,我觉得这样已经很好了。”

    “还是先上车,我跟你一边吃饭一边聊吧。”

    放好自行车,许香萍就跟着许菱双坐车去了夜校旁边的一个饭店吃饭。

    “要一个凉拌黄瓜,一个青椒炒肉丝,再烧一条红烧鱼。”许菱双说完又补充道:“还有两瓶汽水。”

    许香萍说:“大姐,我们两个人吃饭,不用吃这么好的。”

    “怎么不用?我想请你吃点儿好的也不行吗?”许菱双笑着说:“我确实是帮小冰来劝你的。”

    “那就不用劝了,反正我是不同意的。”许香萍说:“我觉得做人不能好高骛远、不切实际。”

    “你觉得小冰是这样的人?”

    “那倒不是……但他这个想法就是不切实际。”

    “你不给他个机会尝试一下,怎么知道实际不实际?就算失败了,小冰再回来上班,不是一样的吗?”许菱双说:“我听说小冰是因为扁平足所以不能当兵的,当初他的第一个梦想已经被摧毁了,现在,这是他的第二个梦想。如果你不让他去试试,我觉得未来的某一天,小冰会出事的。”

    “会出什么事?”

    许菱双说:“郁郁不得志,能出的事情太多了。”

    许香萍犹豫了一下,说:“大姐,我跟冰哥都不算年轻了,我觉得那种出去闯一闯的事情不太适合我们了。我想怀个孩子,然后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出去闯不代表不安稳啊。”

    “家里就那么一点积蓄,如果他全都栽在那边了,以后我们怎么生活?”

    “如果我跟秦远出钱,小冰出劳力到那边去闯荡,你们不需要承担钱财上的损失,你愿意让他过去吗?”

    许香萍一愣:“可……我们怎么能拿大姐和姐夫的钱呢?”

    “不是拿,是投资,或者叫我们雇佣小冰去那边工作,所以我们出钱。如果赚到钱,到时候按照比例跟小冰结算收入。”许菱双说:“这下你应该可以同意了吧?”

    许香萍叹口气,道:“我还是需要好好想一想。”

    “好,你慢慢想,也不着急。”

    没过两天,李冰就拉着许香萍高高兴兴跑来秦家了。

    “大姐,姐夫,我跟香萍已经商量好了,我打算这个月就办好停薪留职,最快月底就能过去了。”李冰高兴地说道。

    “就是……他还没想好过去以后能做什么……”许香萍有些发愁的说道。

    秦远说:“过去看看机会,有什么能做的就做什么,不要怕辛苦。”

    之后,秦远单独跟李冰聊了很久,他还拿出了三千块的头笔资金交给了李冰。

    “姐夫放心,我一定会混出个人样来的。”李冰郑重的说道。

    他一直是那种比较沉稳的性子,今天却高兴地在院子里跳了起来。

    许香萍低声说:“大姐,我跟他商量好了,只有一年时间。如果不成功,就要老老实实回来上班,然后我们就要孩子。再有一年,我就能拿到初中毕业证了。等生完孩子,我再考个会计证,说不定就能去办公室做会计了。”

    许菱双笑着说:“你看看你,你自己这么努力,小冰每天看着你这样,他难道没有压力吗?你一直在进步,他当然也想进步啊。现在沿海那边有机会,他想去闯一闯,这多正常啊。你不能只许自己进步,不许爱人进步啊。”

    “我倒是没想过这一茬。”许香萍说:“好在已经商量好了。”

    李冰的停薪留职比想象中办得快,没过一星期,他就收拾了一个巨大的背包,只身一人坐上南下的火车了。

    许香萍一个人在家里对他牵肠挂肚,所以每天一下班她就往许家跑。

    “白嫂,我大姐今天又去医院了啊?”许香萍抱着小陶陶问道。

    白嫂说:“对啊,中午就被叫过去了,说是有一个大手术,要动心脏的,听着就吓人。我有经验了,这种手术都要等到很晚才能回来的。”

    晚上十点,许菱双走出手术室,收拾好了就觉出饥饿来。

    “小许,小郑,快来,我爱人刚刚送了水饺过来,我们去外头长廊吃!”一个医生招呼道。

    许菱双就捧着一杯凉白开乐颠颠地跟过去了,水饺是韭菜鸡蛋馅儿的,还是热气腾腾的她一口气吃了十几个才停下来。

    “我先回去了啊,你们继续吃。”许菱双擦擦嘴站起来,打算去停车场开车回家。

    还没走到停车的地方,她就听到一个低声求饶的声音,夹杂着一点儿哭声,好像在哪里听过似的。

    “干什么的?”许菱双从空间里拿出一个大手电筒,突然打开朝着哭声的地方照过去。

    被光罩住的两个人同时一愣,许菱双诧异的说道:“孙谦?这么晚了你不在病房睡觉,在这里做什么?还有,这个男的不是被抓起来了吗?为什么会在这里?他对你做什么了?”

    曹毅流里流气的笑了起来,他说:“我能做什么?我什么都没做,不信你问他啊!还有,我怎么被放出来的?这你也要问他呢!是他自己亲手写的谅解书,说跟我之间不过是小误会,是自己不小心摔成这样的。孙谦,你说是不是啊?”

    孙谦疼得在地上直打哆嗦,许菱双是骨科的人,她一看孙谦的那个夹板,登时就气笑了。

    “孙谦,你如果不想治好伤处,就请你走远一点自生自灭,不要总是折腾我们这些医生了。你知道上次的手术有多复杂吗?马主任好不容易做的手术,你就是这样糟践的吗?”许菱双冷冷喝道。

    作者有话要说:  520快乐,本章留言区有红包掉落~

    -------------------

    推荐好友的文《穿成年代文原女主》/满塘金鱼

    文案:如果,每个真实世界都是一本书。

    当熟知剧情的穿书者、携带金手指的穿越者、怨念不甘的重生者出现,原文女主就成了她们的拦路石。为了达成目的,她们踩着原女主上位,终成人上人。

    图书管理员华玉受女主委托,为她们讨回公道。

    1  七零小护士:知识改变命运

    女主只想学医术,重生者休想坏她名声

    2  九零女大佬:练舞不如练武

    女主只想学武术,穿书者休想毁她人生

    3  八零裱花师:奶油制霸世界

    女主只想做蛋糕,用奶油绘制锦绣山河

    4  二零刺绣坊

    5  三零女子军

    6  六零杀猪匠

    指南:

    每个故事都不会太短

    ②有男主,,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