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品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叶安 > 正文 第230章 第二百三十章
    “船长, 是岩城的船!”

    瞭望员发现行驶在前方的两艘战船,确认船身上的标记, 立刻向胡安禀报。

    “岩城人?”

    胡安走出船舱, 接过船员手中的望远镜, 观察前方船只。果然, 在船尾发现岩城标记, 只是桅杆上没有旗帜,无法进一步确认。

    “船长,按照之前截获的消息,岩城的船的确在这个方向。只是数量太少,只有两艘,或许还有其他船。”大副道。

    船长胡安点点头。

    他十分了解岩城的实力,虽然比不上黑城, 但也不会只派出两艘船。这次的对手是猎人城,无论从哪个方面考虑,都应该多派些人手。

    “先不管那些,发讯号。”

    不确定岩城船只的数量, 胡安暂时压下动手的打算。

    从时间推断, 他放出的信鸽应该已经到达。岩城人看过信中内容, 定会勃然大怒,断绝和红城人合作的念头。在猎人城外碰到, 说不定还会大打出手。

    到那个时候, 他就可以率领手下坐收渔翁之利, 将两支队伍全部吞并, 再将猎人城的一切收入囊中。

    胡安越想越是得意,催促大副吩咐下去,在计划没有成功之前,不许任何人露出痕迹,必须对岩城人客客气气,让对方看到自己的诚意。

    “放心吧,船长,我和弟兄们都知道该怎么做。”大副嘿嘿笑了两声,迅速召来手下,将胡安的命令传达下去。

    水手们发出欢呼,发讯号的旗兵也是满脸狞笑。发现前方的战船减慢航速,手臂连续挥动数下,心中畅想拿下这两艘战船,自己能得到多少好处。

    “听说岩城人时常劫掠,船上肯定有不少好东西。”一个水手拽动绳索,胳膊上的肌肉隆隆鼓起,汗水混合雨水一并滑落,索性扯掉外套,赤-裸-着上半身站在雨中。

    “别想了,就算有也分不到咱们手里。”另一个水手低声道。

    “怎么就分不到?”引起话题的水手握紧绳子,面露不满。

    之前反驳他的水手向周围看看,随后朝着胡安和大副的方向努努嘴,意思很明白,以船长和大副的性格,势必会将多数财富留给自己。剩下的还会被心腹瓜分,留给他们这些普通水手的,基本上少得可怜。

    “能吃点剩饭就不错了。”另一个水手抱怨道。

    他们在船上的时间不短,看多胡安的行事,心中都有不满。奈何胡安实力强大,又很得城主的信任,掌控整条船队,他们有再多不满都必须压下。

    何况比起船舱里的苦力,他们的日子总不算难熬。

    万一惹怒胡安,或者是被哪个心眼窄的手下记恨,他们都会遇上大--麻-烦。

    “做完这一次,领到工钱我就退出。”一名大胡子水手道。

    他们都是普通船员,随时随地都可以替代。真要离开的话,胡安也不会拦着。

    “退出,你想好了?”他身边的人诧异道,“没了这个活,你家里的生计怎么办?”

    “想好了。”大胡子水手压低声音,“你也清楚,咱们和班普、理查他们不一样。我可不想哪天不小心犯错被扔进底舱,甚至被拖去喂狗。”

    听到他的话,旁边几人全部陷入沉默。

    “我投靠了一个商人,今后跟着商队,赚得未必比船上少。积攒下足够的财富,我就能买更好的种子。地里有产出,一家的日子都不会太难过。”

    听到大胡子水手的话,周围的船员都有些意动,同时还有几分唏嘘。

    听上一辈的人讲,三十年前的黑城并不是今天这样。

    当时城外有大片良田,单是粮食的产出就足够供应全城人的生活。捕获的猎物和出产的布匹属于额外财富,能为城内换来更加充裕的物资,让所有人都过得很好。

    现如今,一切都变了。

    城外的田地大多荒芜,城内的掌权者贪婪无度,只顾着彼此争权夺利,从不想着发展黑城,改善黑城人的生活。

    历代城主积攒的财富被大量消耗,黑城人只能一年年地坐吃山空。

    体验最深刻的是城内的老人。

    他们经历过黑城的辉煌,亲眼见证城市的衰落。曾经有一个传言,三十年前登上城主宝座的人,并不是前任城主的血亲。真正的继任者已经不知去向,很可能被暗中杀死。

    流言出现时,积攒的怨恨一并爆发,城内发生过大规模混乱。

    城主府下令-弹-压,不留任何情面,导致城内血流成河,死去的人不知凡几。

    从那之后,再没人提起黑城城主血脉一事,而黑城的实力也每况愈下。除非奇迹发生,再也没有恢复的可能。

    水手们面露唏嘘,心情都有些低沉。

    他们怀念长辈口中的日子,这样的日子却是一去不复返。

    他们自己的日子过不好,却从没想过去改变城内,而是默认并遵从现任城主的做法,去劫掠和谋算其他城市,去抓捕流浪者,将自己对生活的不满和日益增长的怨恨转嫁给旁人。

    他们的思想和行为本质已经扭曲。

    别说让他们推翻现任城主,就是让他们联合起来推翻船长胡安都是痴人说梦、

    “算了,干活吧。”

    水手们抱怨过后,发现大副正朝这边看过来,当即闭上嘴,沉默地开始干活。

    大副收回目光,和胡安一起等候前方船只的回答。

    他和胡安都知道水手的不满,但那又如何?这些人不愿意留在船上,城内有更多人乐意挤破头,只为能在船上讨一口饭吃。

    “吃得太饱才有空闲想这些。”大副冷笑几声,召来班普吩咐几句,朝之前抱怨的水手方向指了指。

    班普狞笑点头,回身叫来几个臭味相投的船员,将刚刚系好绳子,正准备同他人交班的水手包围起来,不分青红皂白就是一段拳打脚踢。

    水手们倒在地上,没机会反抗,只能蜷缩起身体双手抱头。

    班普有些气喘,又狠狠踹了水手几脚,从地上拎起早就看不顺眼的大胡子,亲自拖进底层船舱,填补死去苦力的位置。

    这一举动令其他水手噤若寒蝉。

    包围圈散开之后,众人迅速从地上爬起来,不顾脸上和身上的青肿,也不顾鼻子还在流血,各自冲向工作岗位,干活的速度比先前快了一倍不止。

    对于这个结果,胡安和大副都很满意。

    班普从底舱走出来,凶狠的目光扫视四周,十分遗憾没能再拖走两个。不过他也清楚,大副不会允许他这么做。只能见好就收,带着几个船员打开木箱,抄起武器,准备同岩城战船接舷。

    双方和气且罢,一旦发生争执,船长的计划生变,他们必定要占据先机,用最快的速度控制住对方的船。

    胡安扫视甲板,见各个岗位井然有序,武器也被藏得很好,满意地点了点头。

    前方战船发回旗语,胡安顿时心中一喜,下令船队加快速度,在靠近对方的同时,将两艘战船隐隐包围起来。

    天空中雷声不断,暴雨倾盆。

    洪水湍急汹涌,船队在前行时,必须小心避开旋涡,以免被卷入其中。

    黑城人过于兴奋,自胡安以下,注意力都被战船吸引,丝毫没有发现,水下正有庞大的海龟群靠近。

    海龟群靠近之后,没有立即发动攻击,而是从四面包围船队,只要伏在首领身上的叶安一声令下,就能破水而出,将水面的船只尽数掀翻。

    信鸽穿透雨幕,在船队上方盘旋。

    看到这只鸽子,胡安更加确信前方就是岩城船队。

    双方的距离不断靠近,班普等人兴奋地舔着嘴唇。哪怕船长下令不许马上动手,想到那两艘船包括船上的东西都会属于自己,还是抑制不住激动和心中的贪婪。

    双方的距离不过十米,岩城船只进一步降低速度,容许黑城船靠近,并行在水面。

    胡安走近船头,正打算摆出一副笑脸,头顶的信鸽忽然发出咕咕叫声,一坨温热砸到他的脑袋上。

    意识到那是什么,胡安的面孔骤然扭曲。

    “该死的畜生!”

    一句咒骂刚刚出口,在他身边的大副突然拉住他的胳膊,声音因紧张和慌乱紧绷:“船长,事情不对!”

    “什么不对?”胡安正找东西擦头,被大副拽住,语气不满。

    “那两艘船不对!”大副继续道。

    顺着大副手指的方向看去,胡安也察觉到异样。

    对面的战船过于安静,安静得诡异。

    甲板上空空荡荡,反倒是桅杆上绑着不少人,一个个低着头,看不清他们的样子。

    胡安抹去脸上的雨水,尽量睁大双眼,发现其中有两三个身形十分熟悉。

    “那是……卡斯洛?”

    认出其中一人竟然是卡斯洛,胡安和大副同时预感不妙。可双方的距离过于接近,这个时候调头根本不可能。

    “撞上去!”胡安凶狠道。

    不管掌控岩城战船的是谁,依照眼前的情形,对自己都是不怀好意。既然如此,不妨先下手为强。自己的船数量占优势,撞也能撞沉对方!

    命令下达,船员迅速行动。

    不等黑城船只动作,对面战船的船舷后忽然飞出大量绳钩。绳索飞过半空,挂在上面的钩子牢牢钩住己方船舷。

    紧接着,一个又一个形容彪悍的猎人从船舷后现身,背负长刀,嘴里咬着匕首,手持短刀和铁-弩,纵身跳过船舷,朝黑城人扑了上去。

    一道黑色身影越众而出,长衣下摆在雨中翻飞,凡是他经过的地方,雨水都在瞬间凝结。

    “萧玧!”胡安瞳孔紧锁,立刻意识到自己遇上了大--麻烦。

    船队中有人想要逃跑,趁猎人们集中对付胡安,处于外围的船只拼尽全力调头。

    不承想,水面陡然掀起巨浪,巨浪之后是一个个恐怖的旋涡,小山般的海龟从水中出现,将河道牢牢堵住,彻底断绝他们逃走的可能。

    叶安站在海龟背上,一把掀掉脸上的面罩,同时抬高手臂,接住从半空飞落的信鸽。

    信鸽发出咕咕的叫声,叶安点点信鸽的脑袋,黑色的双眼凝视黑城人,笑道:“你瞧,他们一个都跑不掉。”,,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