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品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魔王她太受欢迎 > 天才公主科学家(7)
    从边境前往帝都需要乘坐飞机, 修奈泽尔的专属飞机常年停靠在各个机场, 并且有专人大力维护。只为了外交目的开放的航线也早早的空出来了, 机场里结爱在修奈泽尔旁边一点, 左看看又看看, 随行的官员们围在他和她的周围, 恭维话平等的献给两人,就算和温柔回应的修奈泽尔不同, 结爱只能给他们很电波的回答,并且有时干脆不说话也是一样。

    机场已经进行了疏散, 封锁线的两旁,布里塔尼亚的公民们用憧憬尊敬的眼神望着正中央的修奈泽尔,俊美的面容, 优雅的风度,还有他深紫色眼眸昭示的皇族血统——虽然安全距离是五百米以上, 隔着这么远能不能看见他们所崇拜的这些事物让人存疑。不过欢呼声还是很清晰的。

    “修奈泽尔殿下仅用了几天就打倒了罪恶的反抗军!”“殿下这一次回去,就会举行宰相的就职仪式了”“仪式上皇帝陛下也会亲自出席!”众人的声音交织成了音潮, 而这音潮高呼着一个名字,那就是‘权力!’

    旁边的遮挡物(各位官员)都很高,结爱如果只离地三厘米,娇小的身躯当然会被遮蔽的严严实实。就算是人群中有几个眼尖的看到了她,也只会以为自己看错了——布里塔尼亚帝国二皇子的周边, 怎么可能会出现编号区的猪呢?

    上飞机之前,已经经过了三道检查的媒体们围拢过来,对这次‘无比成功的镇压!重新彰显了帝国的威光!’进行询问, 他们的问题和对待演员明星时不一样,都很有分寸,几乎有点无聊,理所当然的,在成稿之前,他们的报告也是要经过严格的审查,确认没有对修奈泽尔殿下和帝国不利的言论的。

    其中有一个女记者,站在角落,年纪较轻,眼神中闪烁着野心,二十几岁的年纪能够被派来采访皇子,这也正是她年纪的体现。她看见了修奈泽尔身旁的结爱,当然也没忽略她极为明显的东洋人外表——没有谁能忽略那张脸的,你忽略过天空上的太阳吗?

    和其他那些或是装作没看到或是厌恶但忌惮的避开的同僚不一样,她的眼神当时就亮起来,话筒也转变方向,“请问您和修奈泽尔殿下是什么关系,您为什么会”会出现在这里?您是11区的居民吗?请问您对于反抗军有何看法?您是否支持他们的解放编号区政策?(对于编号区的人来说最好称他们为日本人,连国名都被剥夺是他们心中的耻辱,但是作为官方媒体的成员,并且来自侯爵的家庭,当然不能犯这种政治错误)

    她的话筒在一半就被拦下来,几名表情严肃的军人挡住了她的视线,从他们的神情来看是拒绝进行交流的,并且他们的手已经轻轻按在腰间的枪套上了作为侯爵之女她见多识广,知道如果此时强行采访,一定会当成冒犯甚至是对皇子殿下的暗杀,就地格杀并且追究家族责任。

    她聪明的竖起双手表示投降,之后又回到角落,不再说话了。

    在她旁边,同样是角落居民的没用记者,也就是带她来的前辈好奇的看着她,“你不是说要采访皇子殿下吗?怎么又回来了?”

    一家电视台能提出的问题是有限的,正是为了给这位大小姐让出位置,他才会待在角落里。

    而面对前辈的问题,女记者耸了耸肩——尽管是侯爵之女,她随便起来也是相当随便,她的视线落在人群的中央,落在带着温和的笑容接受采访的修奈泽尔、还有他身旁(注意不是身后),一脸明显的百无聊赖——如果不是修奈泽尔时不时对她低语几句引起她的兴趣,她是真的会直接走开的——尽管被记者冷落,但依旧被各位高官捧在天上的东方美少女。

    “我啊。”她甜蜜的说,“最近比起保护欲过度的王子殿下,更喜欢有着无上美貌的公主呢。”

    “但是如果能探究到他和她的恋爱故事,说不定也不错。”

    “???在说什么”

    前辈的问题是注定得不到答案了。

    飞机上很豪华,与其说是飞机,不如说是酒店套房。上面的服务人员也都是常年为大人物服务的,身上穿着的是一般人买不起的衣服,走在地上会被认为是少爷小姐。有游戏主机桌球室小型电影院,甚至还有一个微型温泉。

    结爱却因此觉得‘啊,飞机好像也和地上没有什么差别啊。’因此百无聊赖的在长毛地毯上打滚。

    做这件事的时候修奈泽尔那边还是簇拥着数位心腹,正在商议公事。其中有几个人没忍住看了她一眼,但那视线中也没敢掺杂任何的‘她怎么那么没教养这个十一区的猪’之类的情感,两边各自占据一边,整体来看会很滑稽。

    从结爱以前往白大褂内侧的口袋里找东西的样子,她的白大褂内侧应该是塞得满满当当的,并且里面全是掉出来可能要把地球毁灭七次的危险品(之前的那个金手指是只要碰触到,就能污染一公里土地的)。但是她现在滚来滚去,别说让这些东西在剧烈晃动的过程中彼此碰撞产生什么化学反应了,连最基本的,被口袋里的东西咯得痛的表现都没有。

    中岛敦每次围观都觉得很神奇,而且结爱还能够按心情免疫她自己的作品的威力(先前对贵族青年射击的时候,他的胸前是佩戴着哈迪斯头盔的,但还是完全没触发的被结爱杀死了),这——么多的和现代科学不符合的地方,竟然都没人往魔法的方向怀疑吗?又不是说穿个白大褂就是科学家了。

    对此,太宰治的解释是“因为太出乎意料了所以不会想到是假的。”,敦则对此持保留意见。

    结爱滚到了修奈泽尔的凳子边,在隔着白大褂也能看到纤细得一塌糊涂的腰肢撞上木质椅脚之前(单凭感觉,如果撞上,她一定会像被白布裹着的番茄一样四分五裂),修奈泽尔用脚拦住了她,当时结爱是面朝下的姿势,她感觉不到呼吸的面朝下趴了三秒钟,然后抽搐一样的又滚了一圈翻了一个身,凌乱的发丝间,是微红的不开心的脸。

    旁边的亲信根本不敢说话,也不敢看她,结爱用一只手臂挡着眼睛,和修奈泽尔抱怨,“好无聊!”

    “还有多久才能到?”

    “我快无聊死了!!!”

    一连三句话回荡在机舱间,结爱的表情看起来已经准备用无尽的碎碎念打发时间了。因为根本没人敢打断她(布里塔尼亚帝国能力至上,在结爱的国籍性别年龄之前,首先应该考虑的是她的才能——结爱的哈迪斯头盔现在就佩戴在所有亲信的面前,还有她的玩具枪,当天的大爆炸里,他们也是亲眼目睹的),所以如果真的让她碎碎念下去什么处理公务就根本不用谈了。

    而且结爱真的是很容易越说越生气的类型——后来通过对反叛军的审讯,他们已经得知反抗军的首领一天前和她发生的一点口角,一天之后她睡醒了才想起来要生气!并且一生气就弄掉人家一条手臂!

    因此亲信们安静如鸡,低着头看着地板上的纤毛,只能指望着修奈泽尔殿下有什么办法应付这位暴虐的公主。

    修奈泽尔没有瞬间就回应她,也没有低声的安抚轻哄(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会出去,甚至是从飞机里跳伞出去让给这两位说爱的。因为那时留在外面要比里面安全许多)。他看着闹腾的小狗的喜爱眼神望着地上闭着眼睛发脾气的少女,结爱在睁开眼睛后见到了这种眼神,原本僵硬的身躯柔软了一些,因为此时的姿势很适合,修奈泽尔揉了一下她的肚子,结爱慌里慌张的说“痒”,但是腔调却不是讨厌的样子。

    结爱弓起身体抓住修奈泽尔的手,然后把这只手移动到了一边,随着移动的动作,她也带着坐了起来,坐起来后乖乖的待在修奈泽尔的脚边安静了一会,从凌乱的发丝和湿漉漉的眼睛来看,像是刚刚睡醒有点迷茫的孩子。

    修奈泽尔向前方一个根本不敢直视那边却一直暗暗关注着他和她的一举一动的亲信伸出手,“把移动地图拿过来。”

    然后他接过电子屏幕,上面显示着一个不断移动的小点,小点沿着一条红色的线,朝一个更大的点进发。

    结爱坐直身子,也去看,从她的表情来说她应该不知道这个是什么。亲信们之前听说过这位公主虽然是能以一己之力超越时代300年的超级天才,但是也正因如此,对于现代习以为常的科技知识反而一窍不通。

    “这是飞机的导航图。”修奈泽尔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点动着,他点到的地方会放大,显示出该点的经纬度还有风力湿度等等。结爱像是看着一副不明白的画作一样的看着屏幕上的那些数据,如果不是她才能的证据现在就佩戴在他们的胸前,亲信是真的会以为她是个完全不懂得科学知识的文盲的。

    “这座飞机的时速是918公里一小时,要等五个小时才能够到达。”

    “太慢了。”结爱说。

    修奈泽尔含笑看着她。结爱站起来,她的白大褂比较自己的身型来说要大一些,袖口会盖住指尖,她就用两个大大的袖口在在头上折腾了一下,把发丝基本理顺,又躬下身子看了一眼屏幕上的那些数据,屏幕的光映在她的眼睛里,在最深处的瞳孔里凝聚成了深沉的黑色。

    结爱在白大褂里面翻翻翻,最后找出了一根笔(当然,亲信团们现在已经不会相信她拿出的任何一个看似没有危险的物体真的没有危险了),在修奈泽尔的目送下,结爱走到机舱的边缘,略带弯曲,有着华丽花纹的墙壁那里,然后就像是在墙上随意涂鸦的小孩子一样,结爱用那根笔在墙上画了一个大大的,能让她毫无障碍通过的正方形。

    “!”某位一直关注着这边的高官睁大双眼。

    就在她开始和结束的线条连接到一起,成为一个闭合的图形之后,奇迹发生了,被圈在正方形中的墙壁消失无踪,可以清楚的看到外面的天空、白云。呼啸的风声传来,并且不断地产生吸力把人往外面拉,按理来说在五分钟内这机舱里的大多数家具和人员都会被空气的吸力拉出去,可是这一切景象都局限在一个很小的区域里面,像是电影屏幕上的景象。结爱站在那里,她的发丝都没有凌乱半点。

    她很平常的往外面走,穿过那个空洞掉了出去。

    所有看到这幅景象的人都会以为她在自杀,实际上已经有亲信跑着去拦了——她的智慧是他们的事业一定需要的东西。或者说就算不把眼光局限在家族和国家上,单丛世界的发展来看,损失这么一个天才都是不可容忍的。而修奈泽尔——她是在和他对话之后才这么做的啊!却只是微笑的看着,修长的双腿交叠在一起,一只手撑着下巴,守望着事件的后续。

    “!”

    少女掉下去的第三十秒,机舱里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异常。

    首先,是从那个空洞里看到的景象流速几乎快了十倍不止,已经不是人眼能够辨认的程度了。如果用这种时速运作,肯定会产生极强的阻力、音爆之类的,这座飞机的构架绝对不足以支撑。但是让他们感到切身的异常的是

    “震动消失了?”

    一位高层不敢置信的说着,不顾是否有失礼仪,趴了下来,把耳朵贴在地面上。

    “真的消失了。”

    就算是再怎么高级的飞机,做足了减震措施,以现有的科技水平来说,还是会带来一些震动,坐在上面也会听见隐隐的轰鸣声,更不要说是把耳朵贴近地面了。

    “可是现在却好像是站在平地上一样的平稳明明时速已经增高了许多啊!”

    面对他们的不敢置信,修奈泽尔只是与有荣焉的微笑着,他从华丽的座椅上站了起来,就在他完全起身的时候,刚刚飞出去的结爱的身影又出现在了那个空洞里,迎着众人赞叹惊异的目光,结爱走进来,又找出一个橡皮擦,把空洞的边缘擦上一圈,空洞就消失不见,又变成了原先的华丽机舱。

    “我搞不懂王子殿下你们的科技。”几分钟内做出飞行科学家几百年都无法达成的壮举,少女却只是这么说着,“飞机里的构造太——复杂了。一大堆的零件,如果一个个看过来都已经到了。”

    “那你是怎么做的呢?”修奈泽尔问。

    “唔。”结爱看了看左边,又看了看右边,她思考的过程是很明显的,等到把视线回到修奈泽尔的双眼上来的时候,就是已经想好了的意思。

    “首先是要加强速度,太慢了这玩意跟乌龟爬一样。这是不改装引擎也能做到的事情哦。”

    结爱的脸上带着微笑。

    “就是把这个当成一个大铁块,加上足够有力的驱动装置——类似于增强一百倍的赫尔墨斯之靴,让它在天空上动起来嘛!”

    “顺带一提,这个飞机最好用的只是它的流线型外表,如果不是飞机,换成之前的那个城主府,也是做得到的。”

    “现在的话嗯,再过十几分钟就能到了,好啦,我们用这段时间吃点东西吧?”

    “”

    亲信团的各位彻底哑口无声。

    作为布里塔尼亚的高层,他们显然都不是对科技毫无理解的——须知布里塔尼亚军力的碾压优势就是来自于他们时时刻刻在更新换代,绝对无法仿制的人形机甲kf。其中有不少高层手下都养着自己的研究部队,尽管要自己研发做不到,但是别人在报告的时候,也是能品评其好坏的。

    而现在,少女的话语显然的打破了他们往常的认知。

    没有复杂的公式,没有听不懂的参数和模型图,她就是像小孩子用手抓着一架玩具飞机在天空中飞舞一样,做了这样子的事情。极其的简单但也因此极其的恐怖。

    这就证明了这是有可复制性和量产性的。而如果能在十几分钟内从国家的一端到另外一端,不管是用来运送士兵、偷袭、还是民用区域都有着很大的意义。这几乎是能使国力倍数增长的科技。

    “啪啪啪。”

    第一个鼓掌的是修奈泽尔,他的脸上抱持着真正的赞叹的笑容,其他的人也迅速地跟上,很快,结爱小小的身躯就沐浴在掌声的海洋之中。

    “你是真正的天才啊。”

    修奈泽尔说出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声。

    “哦谢谢谢谢。”

    结爱露出了有点受宠若惊的表情,不过显然那不是由于那些高官——他们就算出现在了她的视野里,甚至短暂的和她进行对话,结爱也不会意识到他们的存在的,就好像是游戏的背景板一样。主要是对修奈泽尔。她把橡皮擦和笔塞进白大褂的口袋里,接着说。

    “王子殿下,还有一件事情哦。”

    “嗯?”

    “因为是第一次用,所以虽然飞机的降落装置肯定是用不了了,但是我这个怎么停下来,我也还没有半点头绪呢。”

    ??????

    掌声戛然而止,亲信们的脸上都露出了活见鬼的表情。

    早晨9点。布里塔尼亚帝国帝都机场。

    “唔原定时间修奈泽尔殿下会在四小时后降落。做好准备了吗?一切都没有问题吧?”

    “嗯。难得得到的采访机会,一定要好好把握啊。”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挫败反抗军的阴谋修奈泽尔殿下这一次回来,就可以补回原本被打断的宰相任职仪式了吧?”

    “并且在先前的反抗军作乱中牺牲了长子的罗瑟尔家族还有白尔特家族已经发出了许多次感谢的声明,还捐助了军用物资应该会向殿下靠拢。”

    “说不定还会兼任某个部门的部长呢。”

    “好厉害”

    记者们的窃窃私语回响在空空荡荡的大厅里,机场已经进行了疏散工作,这一个大厅通常都是子爵以上的贵族使用的,本来就很空,现在就只剩下他们、部分贵族和警卫人员了。也有帝都的高官会前来迎接,不过那是降落时间前两个小时的事情。

    “听说皇子殿下还没有进行特定交往的女性”!

    和记者们隔开一定的距离,轻语着的戴眼镜的少女的脸突然僵硬了。

    “怎么了妮娜嗯???”

    和她进行对话的金发贵族少女不解的询问着,也顺着她的视线望去,然后整个人都呆在了那里。

    “那是什么?”

    只有不敢置信的声音扩散在空气里。

    和她们一块呆若木鸡的,还有机场里的服务人员和大部分警卫兵。最后还是某个经历过战场的退伍军人骤然反应过来,一边朝出口奔跑,一边按着耳麦大声说,“这里是帝都机场d厅,我们遭受了恐怖袭击,请求援助!”

    他的声音响彻在大厅里,是除了那不断逼近的轰鸣声的唯一一个人声,这也唤醒了剩下那些人的恐惧。

    “那、那是什么啊???!!”

    “坠机!恐怖袭击???空管部的人到底在干什么?!”

    早早前来的贵族和记者们挤成一团,都想要朝出口的方向挤,什么贵族的风度什么阶级意识到了这里都已经不存在了,警卫人员在旁边徒劳的想要维护秩序,却因为挡了路被某人当头一枪,留下一个小洞后就倒在地上死掉了。

    华美的大厅里目前是一片混乱,只有一开始看见的那名少女,用无比惊恐的,怅然的眼神停留在原地,她镜片上的反光里映着不断放大的白色金属,正裹挟着无限的风朝建筑物的落地窗这里撞来!

    “哗啦——”

    首先听到的是随着风压,防弹玻璃碎裂开,像是水珠一样散落在地板上的声音,‘水珠’溅落在她纤细的肢体上,衣服被染成红色。不知是由于幸运还是不幸,她暴露在外面的最脆弱的部分,满载着惊恐的墨绿色眼眸,反而因为眼睛的保护被水珠给躲了过去。

    上层的建筑物就像是积木一样被这巨大的白色金属块给推倒,瓦砾散落,身后的众人尖叫着推挤着,尽管知道没有还是想要尽可能的远离这个怪物——这突然撞进机场的白色飞机!

    白色金属在面前不断放大,放大,随着越来越近,遮挡住阳光,在这双眼里变成了深色,当它完全遮蔽住她的视野之后

    她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已经落地了。”结爱说。

    虽然机舱里面的人一如既往的平稳,甚至会有‘我们真的在运动吗?’的感想,对外界的景象更是一无所知,可是从监控雷达上显示飞机的落点已经偏离了原本的降落坪,就隐约能够猜到其中的惨象。

    某位与研究部相关的高层推推眼睛,思考着要怎么样落点更加稳定一点,不然的话就只能用作军用偷袭,最重要的民用一时半会不能展开。负责交涉和舆论操纵的那位就没这么悠闲,如果不是害怕危险一定会第一时间出去看看情况——那些死掉的记者、贵族还有警卫人员,这得花多大的力气才能压下来啊?!机舱内被隐约的不安气氛缭绕着,如果不是修奈泽尔一如既往地冷静贵气,而结爱——啊,这位公主,这位魔女,灯光映在她的脸上,她是没有半点负罪感的,他们一定会更加害怕和紧张的。

    这两个人是团体中毫无疑问的主角,就像是里的主角一样,只要他和她都保持着冷静,读者也会觉得‘啊,没什么大事嘛。’

    结爱没有走门,而是又用笔在墙壁上画了一个大大的长方形,制造出一个空洞走出去。她的空洞对结爱的体型是宽敞的,而其他的那些男士如果想要钻过去,就得摆出非常不体面的姿势才行。

    结爱出去的时候该尖叫的还在尖叫,该打架的还在打架,一眼望去出口那个位置就是黑压压的一片,贵族也好记者也好警卫人员也好,全都挤成一片,无法分辨哪个人是哪个人,像是一个臃肿的肉块。她从空洞里跳下来,快着地的时候鞋子上翅膀的虚影一振,就停留在了浮空三十厘米的地方。

    她看都没看那边的肉块一眼——肉块的脚边在流血。踩踏事件和枪击应该都挺普遍的。结爱轻轻一抬手,庞大的机体也浮空或者说飞翔了起来,飞到了后面的大片空地上停下,露出了机体下方坍塌大地里的少女。

    呆呆地,手散落在大腿的两侧,指尖神经质的颤抖着。有张挺可爱的脸但是被土气的两根麻花辫和眼镜掩盖了。现在透过镜片看着她,只看着她,好像她是到来的命运本身。

    “我有试着展开保护力场了啦,你应该没受伤才对。”结爱说着,对她伸出手。的确如此,因为尽管少女的身下就是皲裂坍塌的水泥地面,刚刚从她身上移开的飞机上也有一个大大的凹陷,但她身上除了一开始玻璃碎片造成的那些伤口,算得上是完好无损——起码和出口那边的人群相比是这样的。如果要换的话,那边就算是最娇贵的贵族小姐也愿意和她换的。

    少女怔怔的望着她。

    光照在浮空的结爱的身上,她不染尘埃,她身前是废墟,身后是推挤尖叫的人群。

    “天使?”少女坐在地上,嘴里溢出了呢喃。

    “是公主了啦。”

    结爱不再等待她搭上手,把手轻轻向上一抬,少女就站立了起来。事情发生在眼前,她被吓成这个样子,结爱也稍微有点罪恶感,她走上前,帮少女弹掉裙摆上的灰尘。少女在她靠近的时候身体整个僵硬了,手碰上去的时候结爱能隔着衣服听见她剧烈的心跳。

    “脏、脏的。”少女想要制止她却又不敢伸手,好像结爱是什么神圣之物一样。

    “就是因为脏才要帮你弄掉啊。”结爱说,但是她不擅长做清洁工作,虽然用力弹了,少女的格子裙上还是留着很明显的灰记。但结爱认为自己努力过了于是就收手,她白皙的手心也染上了灰尘。

    “你没事吧?”结爱对她微笑

    少女的脸色瞬间涨红,是窒息一样的红色,配合她墨绿色的长发,真的像是一颗可爱的苹果。

    “我、我”她可爱的嘴唇微微蠕动着,里面溢出一些空气,试图构建出可以进行对话的语言,结爱笑眯眯的鼓励的望着她。

    而就在此时,外面那些大人物们总算找到了方法下飞机,并且已经意识到,随着‘二皇子殿下要降落的机场遭到了恐怖袭击’这个消息的扩散,军队已经朝这边赶来,必要的时候要使用大规模伤害武器无差别轰炸了。

    “我是修奈泽尔·el·布里塔尼亚。神圣布里塔尼亚帝国的第二皇子。危机已经过去,请冷静下来。”

    通过扩音装置,修奈泽尔柔和但是充满魄力的声音扩散在机场内。

    这个声音——尤其是那个名字,仿佛有着魔力,宛如一阵悦耳的音乐,出口处拥挤的人群渐渐平定下来,有几个人迟疑的互相张望着,然后突然发现自己身旁一个劲想要超过的那个人已经在枪声之中化作一具尸体,尖叫一声迅速退开去,已经昏迷或者死去的人就倒在地上,周边让出好大一块,终于获得了自己生前需要并且渴望的新鲜空气。

    修奈泽尔发表着简短的演说,言辞中把这列为‘一次微不足道的事件’,听到的人只觉得是天佑王室,皇子殿下又挫败一起叛逆组织的阴谋——能劫持皇子殿下乘坐的飞机,胆大包天!一定要严惩!还要追究相关部门的责任!

    而结爱那边,则是另一个世界,她面前的墨绿发少女分明是向她伸出手都会怯懦的弓起脊背的,挨惯了打的小狗样子,但是现在帝国的第二皇子在发表演说,少女却置若未闻,只是对着结爱轻轻开口。

    “我有点痛。”

    她的声音里抑扬顿挫很不规则,像是没怎么跟别人说过话,并且竭力的压抑着自己的激烈的情感,那边已经在高呼荣耀归于布里塔尼亚了,而少女的眼睛里,耳朵里,都只有结爱一个人的存在。

    “但是。能和您相遇。”

    她用力的伸手抹去眼角溢出的大滴泪珠,抬手的时候手臂上被玻璃碎片扎进去的伤口不停的往下滴血,少女却好像完全没在意一样。

    “我真的很”幸运

    “此次行动能够进行的这么成功。也是多亏了一位小姐——她的美貌与智慧举世罕见。”

    广播里播放着声音,修奈泽尔站在高处,朝结爱的方向伸出手,众人的视线也随着那只手移动。这几分钟里发生的事情太多了,生死危机、推挤、憎恨、被拯救、皇帝万岁,就算是看到了结爱明显东方人的外表,也没有半点情感的空间能留给轻蔑和讶异了。

    他们只像是新学了一门语言的幼儿一样,老师说这个词是这个意思,那就是这个意思,皇子殿下都这么说了,又怎么会有错呢?

    一群人衣衫狼狈,嘴角带着青肿和血迹,有些贵族的一边鞋子都被踩掉了现在光着脚踏在地上的血泊中,但看着结爱的视线满是憧憬。

    面对着这么多双眼睛,尽管知道不是针对自己的,眼镜少女还是瑟缩了一下肩膀,而她面前,结爱则又拔高了身形,以和修奈泽尔等高的高度俯瞰着地面上的众人。

    “是的——是的!就是我,江户川结爱大人,全宇宙最可爱的公主殿下拯救了大家哦!”

    结爱大言不惭的说着——这从她的角度来说是真的,如果没有紧急迫降+保护立场,撞进大厅里的飞机会把这里的所有人都给杀掉。从这个角度来说说结爱是这里所有人的救命恩人也没有半点奇怪。

    而身后的少女也感受到了她的这份真诚和骄傲,先前被飞机撞破的天花板空隙间有阳光洒下来,为结爱的身体镀上了一层金边。

    少女凝视着结爱的背影。

    仿佛是被那层光芒灼伤了一般,从她的眼角有大滴的泪珠落下,在脸颊边连成一条线。

    她双手紧握着,像是虔诚信徒注视着教堂上的圣像一样,手紧紧的压在胸口,一声饱含情感的呢喃消失在空中。

    “结爱大人。”,,网址  ,